当前位置:首页 > 天书没有章节目录 > 第二章 一梦千年

第二章 一梦千年


  陪葬品根据年段定,金丝玉衣,金银铜器,鎏金佛像,镇墓兽,珠宝玉器,瓷器书画等。寒玉床、几个书匣,石天马、石貔貅、石狮子、石辟邪等。墓宫中有一个石雕龙头喷泉,形成的水池往洞外流出他。他听到有兽群前来饮水声,他设置陷阱在洞中修炼神功,他怀抱玉美人在寒冰床上苦练十年的六纬神经神功。耶律阿保辽被金雕带进一个山洞中,山洞里有几十个神秘老者,他们好像被人设计困在这里。
  其中一位老者开口说话;小子想学功夫吗?不你们是敌是友,你看我们这样,其实是有双目失明,全身筋脉断裂,下肢残疾,被人砍断双臂,中了剧毒。被人击中内脏,被人下毒功力难以使出,降龙城城主,伏虎殿魔主,栖凤阁阁主,驭鹤亭帮主,血符门教主。等8大高手传授内功,若是吃了蛇胆和仙魔丹一定会修炼成神功。归燕楼楼主,震猿洞洞主,双狼宗宗主。这里有4颗粒无极丹和腊八粥。耶律阿保辽在运气时,强行使用神功,体内阴阳气脉相冲,他有生命危险,若是他没有月牙精魂早就。
  走火入魔。次日他将几位老者尸体掩埋后,他三跪九叩谢,他听到叫声往冲。金雕和一条巨蟒蛇打斗,巨蟒强壮有力气,金雕轻松躲过巨蟒缠绕。雕兄我来助你一臂之力。金雕和他杀死巨蟒,金雕将蛇胆给他吃,他吞下蛇胆后,金雕。飞走了。他离开这里前往前面的村子,天色慢慢黑了。
  茫茫大海上,两艘巨大的商船挂起风帆,扬帆起锚,来到蓝沙岛蓝沙城。一艘迎风大旗面写着九天玄女派的字样,另一艘大旗面上写着“异志门”,几个大字。两叶孤舟顺风而来,一个是乌蓬舟,一个无底舟。九天玄女派的大船长十分热闹,阿悄和金莎唱山歌跳舞,司琪、杜鹃、香菱、丽莎、白鸽、夸娥、月英、小雪、花珍、墨笙、阿奴、师尊、儒尊、帝尊等九天玄女派,小青和朱逢春在一叶扁舟上唱山歌。不问生死相许为情为缘来相守,好歌,美景,释迦果大师和菠萝花高僧坐着无底洞小船木舟迎面而来。两人双手合十,阿弥陀佛,施主别来无恙。施主也是赴约剑灵仙岛共商联合抵抗万魔之尊啼天大会。
  快点靠岸边,花珍高兴的说道。不行啊!这样会翻船的,司琪说到。师傅你说怎样办?杜鹃问道。儒尊吩咐阿悄和金莎架桥,帝尊说;九天玄女的彩带舞神功乃是我门中一大绝技,镇宫宝物女娲仙琴,师尊说道。彩色的绸锻和黑白绫纱从船上到岛上架了一座彩虹桥,随后,船上的她们纷纷凌空而起,脚踏彩带仙桥走到岛上。
  玄郎师兄、金元宝、关铁鹭、扶苏、雷哲一、百机子、潮汐、隐峰等,他们单手立掌,身子向前一躬,列为师公师伯师叔师太弟子们再次接迎。异志门沈飞说;“弟子们别让他们小看了。”太子丹说;“是师傅,他捏着符咒,念动咒语,海面上出现一只万年的大海龟”。他们纷纷跳上龟壳背上,海龟迅速游到岸边,潮汐和隐峰等人单手立掌,身子向前一躬,各位前辈,后辈再次接迎大驾光临。
  雷哲一,百机子说到,快看无底的船儿在海里前来,阿弥陀佛,小施主接迎列为大师高僧;小青和朱逢春双侠施展轻功登上岸边。潮汐和隐峰还不快快前去给大家引路待客,玄郎师兄吩咐道。青城派的掌门和列位长老出来迎客,卜算子,天一无名,古月圣,孔磬磐等人单手立掌,身子向前一躬,各位师弟师妹师侄快快进大殿。
  前面不远处是青城派聚义庄,走完演武擂台,聚义堂真大,中间有四把椅子是主座位,两旁各有八把椅子为客人准备,客人按照惯例辈份排列入座,其余的人站在椅子后面。
  八块试练石,每一块都足有2米多高1米多宽,若大的演武擂台。竟能容下本门上乘精英百位百位弟子同时进行操练武艺和切磋。青城派入座,九天玄女派入座,异志门入座,双侠和大师高僧入座。古月圣说道;“诸位远到而来,共商意伏魔大事,真是大家所虑所忧。弊帮多有疏忽大意,恳请大家莫要见怪,我们一定要联合起来,先暗中察看魔教。”
  天一无名、卜算子、孔磬磐、古月圣等人站起来,单手立掌,向前一躬,行此大礼。师尊,儒尊,帝尊,沈飞,释迦果,菠萝花,小青,朱逢春等人站起来回礼。孔磬磐说;“大家请看座”,天一无名说;“潮汐,隐峰等人给大家上茶水。”卜算子说;“大家请”。我们正派与万魔之尊啼天和手下四大鬼将大战,青城派和异志门弟子死伤惨重,为了保护其他门派转移回退与魔君大战,磅礡观和滂沱观弟子死伤不少,福威镖局失去宝物后沦为魔教,这些叛徒败类。
  异志门不慎将镇门法宝“子龙兵符”跌落冥河深渊,福威镖局的摘星阁“流星剑匣”和揽月楼“月牙精魂”被血魔宗,魔教魔物夺去。啼天的手下四大鬼将,食心恶鬼,食尸恶鬼,噬魂恶鬼,嗜血恶鬼。冰河魔主和植物怪,激光怪,昆虫怪,电眼魔女,钢铁怪兄弟,喷火龙,穿山怪。大家正在进行大会时,四个身影闯进聚义殿堂,波吕丢克斯被七彩凤鸾追赶,查吕丢刻斯被水龙兽幼崽追着跑进来;大家被着滑稽一幕给逗笑了,阿悄和金莎使出七彩虹带神功分别困住水龙兽,七彩凤鸾。她两人说;“各位前辈多有冒犯”,然后把宠兽拉出去。
  孔磬磐说道,她两真是苦命的孩子,她们的父母均是魔教中人,父亲是前任魔教教主的手下,母亲是前任魔教教主,被黑衣护法暗中突袭致死,这两个孩子被收留在这里。记得20年前仙魔大战,那时英雄人物辈出,如今各门各派出类拔萃的弟子不多见,大家一路寻找法宝,一路打探军情,一路寻找三界转世灵童。散会,各路人马纷纷出殿,登船上路。查吕丢刻斯和波吕丢克斯偷偷躲进九天玄女宫的商船里,大船在大海里行进,阿悄打开地图,面上标注玄天大陆,斗气大陆,天源大陆,开元大陆等。她们朝玄天大陆和开元大陆前进路,金莎说;大概只有三四天路程。大家进舱休息,夜里准备站岗放哨,饭菜好了,大家简单吃饱。翌日,大家看到黄金港口,昌灵城到了。
  异志门不慎将镇门法宝“子龙兵符”跌落冥河深渊,福威镖局的摘星阁“流星剑匣”和揽月楼“月牙精魂”被血魔宗,魔教魔物夺去。
  啼天的手下四大鬼将,食心恶鬼,食尸恶鬼,噬魂恶鬼,嗜血恶鬼。冰河魔主和植物怪,激光怪,昆虫怪,电眼魔女,钢铁怪兄弟,喷火龙,穿山怪。大家正在进行大会时,四个身影闯进聚义殿堂,波吕丢克斯被七彩凤鸾追赶,查吕丢刻斯被水龙兽幼崽追着跑进来;大家被着滑稽一幕给逗笑了,阿悄和金莎使出七彩虹带神功分别困住水龙兽,七彩凤鸾。她两人说;“各位前辈多有冒犯”,然后把宠兽拉过来。
  孔磬磐说道,她两真是苦命的孩子,她们的父母均是魔教中人,父亲是前任魔教教主的手下,母亲是前任魔教教主,被黑衣护法暗中突袭致死,这两个孩子被收留在这里。记得20年前仙魔大战,那时英雄人物辈出,如今各门各派出类拔萃的弟子不多见,大家一路寻找法宝,一路打探军情,一路寻找三界转世灵童。散会,各路人马纷纷出殿,登船上路。查吕丢刻斯和波吕丢克斯偷偷躲进九天玄女宫的商船里,大船在大海里行进,阿悄打开地图,面上标注玄天大陆,斗气大陆,天源大陆,开元大陆等。她们朝玄天大陆和开元大陆前进路,金莎说;大概只有三四天路程。大家进舱休息,夜里准备站岗放哨,饭菜好了,大家简单吃饱。翌日,大家看到黄金港口,昌灵城到了。
  青城派入座,九天玄女派入座,异志门入座,双侠和大师高僧入座。古月圣说道;“诸位远到而来,共商意伏魔大事,真是大家所虑所忧。弊帮多有疏忽大意,恳请大家莫要见怪,我们一定要联合起来,先暗中察看魔教。”
  天一无名、卜算子、孔磬磐、古月圣等人站起来,单手立掌,向前一躬,行此大礼。师尊,儒尊,帝尊,沈飞,释迦果,菠萝花,小青,朱逢春等人站起来回礼。孔磬磐说;“大家请看座”,天一无名说;“潮汐,隐峰等人给大家上茶水。”卜算子说;“大家请”。我们正派与万魔之尊啼天和手下四大鬼将大战,青城派和异志门弟子死伤惨重,为了保护其他门派转移回退与魔君大战,磅礡观和滂沱观弟子死伤不少,福威镖局失去宝物后沦为魔教,这些叛徒败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