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魔法世界之四神奇章节目录 > 6、红狮子

6、红狮子


  红女巫据点中,幽暗的地牢里,苏乐被巨大蘑菇精吐在一间垫满干稻草的地牢里。
  中了诅咒的他一把老骨头,铺满地牢的干草有效的减弱了地牢的湿气,让苏乐感觉也不算太糟糕。
  神奇之靴还安好的穿在脚上,苏乐边揉边扭动他的老胳膊老腿,活动血液。然后半眯着眼睛,看向对面的地牢。
  那里就是低沉吼声的源头,声声悲哀,仿佛血泪在发声。就是这个声音把苏乐勾引过来的。他十分好奇,不禁伸长了脖子,眺望那边。
  可是,那边十分黑暗,而且空旷,没有“魔力之眼”的情况下,苏乐看不到任何东西。
  唯有耳朵可以听到那低沉的,仿佛野兽在嚎啕大哭的声音。
  “喂!“
  ”有人不?“
  黑暗中会有人与野兽相伴吗?
  虽然不现实,但苏乐还是试着用”魔法语言“朝那里喊了一声。
  吼~~
  低沉的兽吼仍旧断断续续,没人回应苏乐。
  里面没人。
  也对,受伤的野兽身边即使有人,也不会是活人。
  苏乐安静下来,早先被红女巫几脚把“魔力之眼”踹断了。现在安静下来默念咒语,苏乐重新释放“魔力之眼”,明亮的光彩在眼中流转,仿佛纯白的水银,“魔力之眼”重现。
  苏乐第一时间看向自己的身体,心脏上有许多灰白雾气,从内而外,有的贯穿、有的缠绕,将心脏束得很紧。
  苏乐皱着眉,好诡异的东西!
  他将目光聚集在灰白雾气上,立刻得到了灰白雾气的信息。
  红女巫的衰老诅咒:由衰老诅咒改造而来的专属于红女巫的衰老诅咒,具体效果不详,可使人衰老。
  破解方法:中级及以上神圣类祝福魔法或中级及以上等级圣水。
  看样子这破诅咒暂时是没办法解决,苏乐左手张开,大拇指和中指按在太阳穴上揉了揉。
  地牢里的情况太简单了,干稻草、干稻草……全部都是干稻草,而且这个地牢还有封印。
  红女巫的地牢封印:红女巫亲自铭刻在地牢里的封印,能阻断地牢内一切向外的、传奇等级以下的魔法。
  传奇等级以下,苏乐不过一介魔法学徒。他所施展的”魔力之眼“自然是传奇以下的魔法,所以”魔力之眼“没法探查地牢外的情况。
  哎!
  苏乐很无奈,叹了一口气。
  这就是穿越吗,我应该是穿越者中最倒霉的那一撮人了吧。这才几天就被关进地牢,还变成了一个老头子。苏乐看来看皮肤松弛,肌肉眼中枯萎的手臂,然后摸了摸头发。
  还好,头发还在。虽然少了不少。
  没想到穿越还是个技术活,苏乐自嘲的笑着。
  吼~~
  吼~~~
  隔壁牢房里,那低沉的吼声,还在断断续续的响起。
  ”喂!“
  ”有人不?“
  苏乐靠在地牢墙角,无聊的喊道。
  ”喂!“
  ”有人不?“
  ”喂!“
  ”有人不?“
  苏乐重复着一遍又一遍无目的的、纯属无聊的喊着。
  或许是因为他实在是太烦人,有或者黑暗中的人,也需要一个说话的人。
  苏乐忽然听见隔壁牢房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那声音有些沙哑,有些哽咽,像哭了很久,吧嗓子都哭哑了的样子。
  ”你是谁?“这是那女人的声音。
  ”你是谁?“苏乐惊讶的问道,他真的吃了一惊,没想到还真有人。
  ”是我在问你。“这还是那女人的声音。
  ”我是被红女巫抓来折磨的倒霉蛋。“苏乐自嘲式的回答道。
  ”我不是。“黑暗中的女人回答道,然后她沉默了一会儿又说:“但我也是个倒霉蛋。”
  “被关在地牢里,当然是倒霉蛋了。”苏乐回答。
  “不。”黑暗中女人的声音挺起来很悲伤:“我和你不一样,我的父母死了,就在我身边。”
  “呵呵,这就倒霉了。”
  “他们爱过你吗?”苏乐笑着问。
  “他们一直爱我!”黑暗中女人的声音变得有些生气。
  “那他们会抛弃你吗?”苏乐又问。
  “他们到死也没有抛弃我!”黑暗中女人女人已经生气了。
  “哪你一点也不倒霉。”苏乐道:“你的父母一直爱着你,并且没有抛弃你……”
  “可他们死了!混蛋!”苏乐话还没说完,黑暗中的女人就发怒的吼了起来。
  苏乐笑了笑,比惨他不觉得自己会输。”那……“这次苏乐才刚开口就,就听见黑暗中红女巫的靴子在地板上踏出嗒嗒的声音。
  这老巫婆来折磨我了。
  苏乐赶紧闭嘴。
  然后就听见了红女巫的声音,”聊得挺开心嘛。“红女巫手上转着钥匙环走到地牢外,坏笑的看着里面的苏乐。这时她还是一身红,但已不是小红帽的装扮了,而是小皮裙加红披肩的打扮。青春洋溢,又带着一丝少女青涩的性感。
  呸!
  ”老巫婆!“
  苏乐一口清口水吐在红女巫腿上,斜眼看着她道:”没见过你这么贱的人,一天到晚就知道扮我孙女。“
  ”你!“红女巫暴跳如雷,她实在没料到苏乐居然如此恶心,竟朝她雪白的大腿上吐口水,所以没躲得开。
  又是恶心,又是气,红女巫一时竟说不出话来。
  你了半天,她最终说出一句:“你给我等着。”然后就匆匆离开,她这辈子没这么被人恶心过。不跳进魔法坩埚里用强力药水洗三遍,红女巫摆脱不了那股恶心感。
  “该死的混蛋!我一定会拔了你的牙,割了你的舌头!”红女巫边走边骂。
  尼玛!
  这就走了?
  苏乐也吃了一惊,着巫婆是来大酱油的吗。
  本以为要遭一顿毒打,没想到却是雷声大雨点小,甚至根本就没有雨。
  切,傻逼!
  苏乐懒得理会红女巫。
  “喂!”
  “还在吗?“
  又朝黑暗中喊了一声,苏乐希望和黑暗中的女人说说话。哪怕是比惨也好。
  然而黑暗中的女人似乎是很生气,并没有搭理苏乐。
  于是苏乐便自言自语道:“倒霉蛋,你可一点都不倒霉啊。”
  “至少你的父母一直爱着你,到死都没有抛弃你。”
  “而我,”苏乐冷笑一声道:“我却不一样,我的父母活得很好。但他们从来没有爱过我,六岁就把我抛弃,任我怎么哀求都无动于衷。和我比你不是很幸运吗?”
  “投胎就像穿越,是们技术活儿。而我……”
  “那是因为你弱,只有适应不了世界的弱者才会被抛弃!”苏乐的话又只说道一半,就被黑暗中的女人打断了,语气虽然不见好转,但已经不再愤怒了。
  “弱者,我是弱者吗?“苏乐低着头沉默……过了一会儿又道:”谁又不是弱者。“他的意思是,才六岁的小孩,那个不是弱者。
  但黑暗中的女人却会意错了,她以为苏乐的意思是,面对一些强大的存在,整个种族都是弱者。想到这里,再看看身边父母的尸体,和族人的遭遇,黑暗中的女人立刻控制不住悲伤。
  “我们都是弱者,都是被世界抛弃的弱者。”黑暗中的女人道。
  “所以我比你惨吧。”苏乐笑着说道。被父母抛弃,对苏乐而言是个阴影,但也不是什么过不去的坎。
  “我不想当弱者。”黑暗中女人的声音更加低沉了,并伴随着咀嚼的身音。
  苏乐笑了笑,暂时没接话。
  那边一直又咀嚼的声音传出,并且低吼声没了。
  苏乐忽然皱眉,惊讶的问道:“你在吃什么!”
  “父母!”女人低沉开口。
  卧槽!
  ”你什么鬼!“苏乐吓得不禁问道。
  “黄石草原,金狮子。”女人的声音从黑暗中传出:“现在是红狮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