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梅府有女初成妃章节目录 > 第498章离情

第498章离情

武林中文网50ZW.LA,最快更新梅府有女初成妃最新章节!
  
  越泽早已洞悉梅开芍的举动,身形往后退,隐没前方的白雾中。周围的场景变了,梅开芍回到了之前的山洞前,却不见慕容寒冰的身影。
  
  “君泠傲前世欠我族的仇债,本王定要寻回来!”越泽发狠的声音穿越寂静的山林,从四面八方涌过来,“九公主,我们后会有期。”
  
  声音消弭,只听见微风吹拂树叶簌簌作响的声音。
  
  梅开芍在山洞附近转了一圈,找到了一些可以止血消炎的伤药。腹部的伤口因为与越泽打斗而再次撕裂,回到山洞,只剩下烧尽的炭火。她又添了一些柴火,重新包扎了伤口。
  
  雪狱山到了后半夜很冷,白雾浓重。
  
  梅开芍受了伤,她对雪狱山的情况不熟悉,晚上走山路容易出事,她打算暂时休整,保存体力,明天再离开。
  
  慕容寒冰不知情况如何了,他是困在幻境中,还是已经出来了?梅开芍不得而知,但她可以以确定的是,越泽恨千年前的君泠傲,他一定会去找慕容寒冰报仇。
  
  梅开芍盯着脚边跳跃的火光,思绪杂乱。
  
  越泽看她的目光,俨然充满了恨意,但他为何只是给了一点儿教训,便放她离开?虽然她和越泽相识不超过一天,但她可以看出越泽并不是一个轻言放弃的人。此人贵为天狐族族王,心思一定不单纯。天狐天性狡猾狠厉,越泽到底有什么目的?
  
  想了许久,想不出一个所以然来,脑子混沌得厉害。
  
  梅开芍靠上身后的岩壁,闭上了眼睛。
  
  天狐幻境。
  
  慕容寒冰被传送到了一片火红花海中,他走了半个时辰,花海依然看不到头,前方被浓雾笼罩。
  
  这时,一段清脆的铃铛声隐隐约约从前方传来。微风吹来,浓雾中渐渐露出一座山谷的入口。
  
  慕容寒冰穿过狭小的入口,映入眼帘的是满眼火红的彼岸花,不远处矗立一座木屋,旁边飞瀑湍流。瀑布下,却立着一名身影灼灼的白衣长发女子。
  
  女子悠悠转过身来,脚踝处挂了一串铜铃,赤足迈步。银铃随着她的动作,发出清脆有节奏的声响。
  
  挡在眼前的白雾慢慢散开,金黄色的阳光照射在她的脸上,随着她的靠近,露出绝色的容颜。
  
  慕容寒冰眸色一暗,垂在身侧的双手微微收紧。
  
  女子嘴角扬起一抹笑意,她飞升落在慕容寒冰的身前,整个人往前倾,两人的双唇眼看着快要贴在一起,她红唇倾吐,声音悦耳,魅惑:“神魔君,我等了你千年,你终于来了……”眼中满含眷恋,她抬手轻轻描摹他俊美的轮廓。
  
  “离别千年,你依然容颜不改,还是我喜欢的当年模样。”女子低笑,双手捧着他的脸,踮起脚尖,痴迷地在他薄凉的唇上印下一吻。
  
  微风吹来,两人的衣带飘飞,三千青丝交缠。暖色的阳光照耀在两人的身上,映射出耀眼的光。那倒映在水面的绝美身影,星光点点。
  
  相遇的这一刻,一切沉静美好。
  
  此刻,慕容寒冰的双眸变得猩红,他凝望着近在咫尺的绝美女子,眼神掀起了波澜:“云苒……”
  
  世间只有这名女子,才能扰乱君泠傲那沉睡千年的情愫。
  
  “神魔君竟还记得我。”云苒莞尔一笑,明眸闪烁着潋滟流光,她伸手拥住慕容寒冰,脸颊贴着他的心口,幽幽道,“上一世我以命相抵,以血灵珠为代价,成全了你和云卿的一生一世。这一世,神魔君可曾许我一世永恒?”
  
  慕容寒冰身形一颤,一股莫名的伤感充斥着他的内心,绝望,不甘,后悔,二十多年多来从未出现的情感,却在顷刻间不约而同的爆发。
  
  他抬起双手,放在她的肩头。陡然间五指收紧,用力将人推离,大掌猛然掐住她的脖子,只要稍微一用力,她便窒息而亡。
  
  云苒双眼圆睁,似乎不相信眼前的男人,居然这么狠心,要杀了她。望着他的双眸中,泛着痛苦的泪光:“神魔君,为什么……为什么,你当真狠心,要杀了我?”
  
  慕容寒冰眸底闪过杀意,面色阴沉如水,声音凛冽:“我的决定和行动,她从未过问一句为何。你虽然形貌与她别无二异,但她从来不会轻易对任何人表露爱意。说!你是谁?”
  
  “我是云苒!你方唤过我的名字,这么快就忘了?”云苒眼露恨意,“是不是因为那个女人?她不过是我的转世,我才是云苒,神界的九公主。”
  
  “本君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慕容寒冰冷冷说道,他盯着云苒的眼睛,指尖逐渐收紧,“本君的耐心有限。”
  
  “我是云苒。”云苒吃力抬手,握住他的手腕,尖锐的指尖嵌入他的皮肤,“你为我建了万魔地宫,种了满山遍野的万魔花只为集魂,你毁了冥界,扰乱六道轮回,殃及六界苍生,以弑神剑重铸我六魂七魄。甚至甘愿封印自己的元灵,堕入轮回,这些你都忘了吗?如今你的愿望已成真,我历经千辛万苦终于回到你的身边。难道你要再次重蹈千年的覆辙,再杀我一次吗?这一世,难道我还是错了么?”
  
  千年前那张满含绝望的脸,与眼前的她再次重合。
  
  慕容寒冰闭上眼睛,再次睁开时,敛去了肆意的伤感,依然冷酷无情。他一甩,将人甩进了花丛,转身离开。
  
  “君泠傲!”云苒绝望呐喊,声线夹杂着轻微的颤抖。
  
  嗖!
  
  她一个飞身,手中出现一把长剑,向他挺拔的背影刺去。
  
  慕容寒冰转身,银光乍现,噗的一声,冷剑刺穿肉体的声音。血,从她的心口渐染出来,染红了飘扬的白纱。
  
  她苍白一笑,抬手拔出长剑,踉跄后退两步:“这就是我的命运吗?永远得不到的命运……”
  
  弑神剑饮了血,折射出妖冶的红光。
  
  慕容寒冰眸底闪过一抹莫名的情绪,他为何……杀她,并不是他的本意。
  
  “哈哈哈……真是痛快!”一道张狂的声音划破虚空,一袭白袍的越泽出现在眼前,他看着受伤的云苒,意味深长道,“我们又见面了,九公主。”
  
  “卑鄙!”女子看着轻狂的越泽,恨恨地骂了一句。弑神剑留下的伤口,散发着灼热的痛。
  
  慕容寒冰心莫名一颤,握着弑神剑的手,情不自禁地颤抖。不可能!不会是她!
  
  越泽看出了慕容寒冰内心的摇摆不定,他冷哼一声,得意道:“神魔君,我让你看看,你狠心要杀的人,究竟是谁?”他嘴角的笑意逐渐扩大。
  
  幻境空间转眼消失,变成了狭窄的山洞。而云苒的样貌渐渐蜕变,露出梅开芍那张熟悉苍白的脸。
  
  慕容寒冰握在手中的弑神剑,变成了一把普通长剑。
  
  “芍儿……”慕容寒冰无比痛苦地唤着她的名字,拥住她倒下去的身躯,紧紧地抱着她,“对不起,我不知道那是你,对不起。”
  
  “哈哈哈……长剑已经刺穿了她的心脏,她活不了了!”越泽得意的声音从外面传进来,“君泠傲,失去挚爱之人的滋味,你体会到了吗?这不够!你欠本王上千条命,本王慢慢从你身上一一找回来!”
  
  “别听他说话!”梅开芍从怀里掏出一个瓷瓶,倒出一颗药丸咽下去。原本还在潺潺流血的伤口,止住了血,“天狐族善用幻术,别被他迷住了心智。”
  
  慕容寒冰满身的杀气,纵然明知眼前的一切都是幻境,但他一遇上云苒,他便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才让越泽有了可乘之机。他握住她温凉的双手,努力给她传送内力。
  
  “别浪费内力。”梅开芍疼得说话都不利索,“我不会死的,你忘记了我会医术?那一剑虽然刺穿了心脏,但并不致命。现在最重要的事,我们要尽快脱离越泽的纠缠。梼杌的第二道封印快要破了,万一梼杌现世,灵界的阵法是压制不住邪影王的。”
  
  梅开芍原本在休息,待她睁开眼时,慕容寒冰手中的那柄长剑已经刺入了她的胸口,她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出现在他的面前。
  
  不过那个原因已经不重要了,她终于看清楚了越泽的最终目的。越泽想要利用她来威胁慕容寒冰,只要她再次死在他的手上,这一计策,就是折磨慕容寒冰最好的方法。
  
  亲手杀死自己喜欢的人,越泽这一招,用得极妙。
  
  “在这里等我。”慕容寒冰浑身戾气,他亲吻梅开芍的额头,转身走了出去。
  
  越泽敢算计他,他定要他付出代价。
  
  “君泠傲,你……”越泽看见慕容寒冰走出洞口,抬眸,那双嗜血的眼眸透着冰冷的恨意,他周围散发出猩红的血雾,一头巨型白虎出现在他的身后,那慑人的力气,让越泽几乎要落荒而逃。
  
  脑海警铃大响,那个男人入魔了!
  
  随着男人渐渐靠近,越泽不由地往后退两步,身上的铁链子发出渗人的声响。
  
  梅开芍嗅到了空气中浓重的杀气,下一刻,那震耳欲聋的撞击声和巨吼声几乎要冲破耳膜,整个地表剧烈的晃动了两下。
  
  那是……白雪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