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战栗吧,喷子章节目录 > 第40章 健康规划

第40章 健康规划


  不出半分钟,安观德就把早餐吃完了,尚用舌头舔砥盘底……看得范思仁直犯恶心,想着不去看吧,可目光又会不由自主地被安观德那夸张不已的动作给吸引。
  一旁的季赛仙洗完之前的盘子,来收安观德的,发现整个盘面被安观德舔得一尘不染,遂无语地收拾起灶台。
  将早餐一扫而空,安观德这才慵懒且舒适地趴倒在桌面上,目光穿过范思仁直抵低着头玩手机的何阖,轻皱了一下眉头,喊道:“鬼爷!”
  喊第一次,何阖没反应。
  喊第二次,何阖还是没反应。
  ……
  喊第N次,何阖依旧没反应。
  “何阖!”安观德终是按捺不住脾气,扯着嗓子,导致脖颈青筋暴起,吼道。
  “啊?怎么了?”何阖这才反应过来。
  安观德无奈地笑了笑,倒在桌面上沉思一会儿,想着鬼爷已然对自己过去的称呼不感冒了,必须直呼其名方才有反应……那我一个劲儿地喊屁啊?真是丢脸丢大发了……然后振作起来,笑嘻嘻,道:“也没什么大事,就是想问我前天晚上发给你的简讯你查看了吗?”
  “前天晚上?”何阖疑惑,道。
  “就是前天傍晚,我和你在病院的天台上聊天,之后我主动向你要了青鸟账号,加你为好友,你还通过了我的申请呢,不然当天晚上也不可能发简讯给你。”
  听安观德这么一说,何阖顿时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面露尴尬,赶忙亮起手机,前往青鸟。
  安观德见何阖此番异样,“你该不会……”
  “实……实在是不好意思啊,经理,我加了你之后,这……这些天都没再登录过青鸟,我这就去查……查看你发来的简讯!”
  “呃,好吧。”安观德生无可恋地回应着。
  青鸟是一款应用于移动端的即时通讯程式软体,是全球携带电话即移动端即时通讯使用人数最多的软体,没有之一,平均日活跃用户数量达一亿以上,乃是名副其实的“通讯大王”。
  何阖激活自己两天未上线的账号,一看,好几百条讯息蜂拥而至,挤在狭小的主页面,有一半以上是资讯信息,剩下的要么是个体户广告营销,要么就是某某好友的生日提醒……何阖的手指往上划,页面则往下拉,不久便找到了位于两天前来自“金牌HR安Sir”的昵称用户发来的简讯。
  何阖先点进其个人资料一栏,修改备注名——“经理安观德”,然后再点进聊天页面——只有两条简讯,第一条基本上与寒暄无异,可直接略过不览。
  然而,这第二条简讯,何阖尚未阅完,心里便升腾起九个字:王德发!草泥马!什么鬼?!
  ……
  “既然鬼爷已经振作起来了,或是有振作而不想再一蹶不振的念头,那么有些方面,鬼爷恐怕不得不狠下心来,作出改变。
  “……其中之一,就是你的身材问题。鄙人瞭解你这四年来平均每年增胖十二点五公斤,到现在已然是临近万劫不复之深渊,仅差一步就要落到即使减重一百斤,而后效果仍可能尚存赘肉的地步。故现在正是让你全方位振作起来而不只是精神状态振作起来的大好时机,作为阁下的所属会社,末人怪帮全体员工将助你一臂之力,全程协助你的减肥过程,以对你的身体健康负责到底。
  “经末人怪帮高层一致决定,由首席执行官安观德亲自制定下属员工何阖之专属健康规划,按规划认真实行,以保障员工的身体健康。以下是具体的瘦身规划(暂不包括科学膳食营养搭配规划)。”
  看到这里,何阖的五官扭曲在一起,额头和颈部开始狂冒冷汗。至此,简讯告一段落,然而一张图片位于那些简讯的下方。
  何阖着实咽了口唾沫,所持手机的手不停地颤抖着……他知道这张未加载出来的模糊图片正等着他的手指点开以加载至清晰,里面的内容绝对会令他瞠目结舌。
  他想逃避,但是,他亦抬眼,看着一旁的安观德正死死地瞪着他,仿佛在示意他:快、点、开!
  一种无形的压迫感迫使何阖点开。
  无奈,何阖最终抵不过那种压迫感,点了开来。待图片加载清楚,一字一句,皆入何阖眼帘。
  “关于晨跑上班之具体规划如下:沿着新城路往体育馆的方向走(跑),到达体育馆后往科技馆的方向走,到达科技馆后沿着绿茵路一直走,上越穗大桥,再一直走,抵达位于月湖湾的广银大厦,再往东走一百米,进西城三号捷运口,搭乘捷运六号线至明珠塔新址站,再换乘十一号线至广交所站,出捷运口,直走,途径粤海广场、世纪公馆、西芝湾立交桥,再下一处隧道,沿着隧道一直走,出隧道,进海心沙捷运口,搭乘捷运二号线至摩登天空站,出隧道口,见对面有一杂货铺,杂货铺后面有一排水口,从那里进入,直走,即可到达密室二号。全程五点五八公里(除去捷运路程),相当于绕坎同二环一圈。”
  晨跑上班?!
  你丫的不如一剑杀了我得了!或一脚踹死我也成!哪有这么折腾人的?!本来上班就已经很不爽了,试问现代人类带着愉悦的心情打卡的有多少?更何况晨跑上班……估计等我抵达时,想炸掉密室二号的心态都有了!确定不是在玩我?
  何阖在心里恶狠狠地怒骂一通,并把最后一句话吼出来,给安观德听:“你这样规划,确定不……不是在玩我吗?”
  安观德撇了撇嘴,“拜托,讲道理,我的确有一万种方式可以把你玩残,但不代表我就要把你玩残啊。”
  “什么意思?”何阖听得一头雾水。
  “我的意思是,我至于为了故意整你而牺牲掉自己的睡眠时间吗?”安观德说罢尚翻了一下白眼以示不屑。
  何阖琢磨一会儿,把头低了下来,“……说的也是。”
  “笨喔你!”安观德有感而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