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剑骨章节目录 > 第二百三十七章 一见徐藏误终生

第二百三十七章 一见徐藏误终生

    白鹿洞书院,诸多君子留下来的脉系传承,各自有洞府,静室。
      水月先生是剑器近一脉的传人,剑器近一脉本就低调,修行剑道,行居之处,偏僻而又安宁,书院内有一座小山头。
      春来花开,鸟雀长鸣。
      宁奕看着在前方背着双手蹦蹦跳跳的丫头。
      他抱着裴烦的那柄古朴长剑,神情有些古怪,跟傅凛分别之后,原本闷闷不乐的丫头,忽然就变得活泼起来。
      水月先生住在“藏剑山”。
      这座小山头,是苏幕遮赠予水月,山头的命名,自然也是她自己取的。
      宁奕第一次听到水月的修行之山名为“藏剑山”时,心神被这个名字轻轻触动了一下,藏剑二字,若是拆开,便是一个“藏”字,一个“剑”字。
      藏,可以是宝藏的藏,可以是徐藏的藏。
      水月喜欢徐藏。
      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
      二人之间的关系,其实并不算差,当年的大隋,彼此都是一方传承的佼佼者,互相欣赏,已经不仅仅只是朋友。
      后来徐藏开始逃亡天涯,与所有的过往全都斩了个干净,不连累蜀山,也不连累白鹿洞书院,为了保全自己曾经的朋友,他断去了与世俗的所有联系。
      包括水月。
      十年无音讯,不再见面,不再交谈,两人之间的关系,被徐藏一剑斩得干干净净,水月数次走出白鹿洞书院,在江湖上寻觅徐藏的下落,始终未果。
      徐藏不想见她。
      宁奕默默地想,对于这位耗尽了自己青春年华的白鹿洞书院师叔,徐藏怎会不知道对方的一往情深?有时候,情之一字,拎得起,放不下,背负太多,已经不能再辜负别人。
      聂红绫因为徐藏,被圣山围攻而死。
      徐藏心中已放不下第二人,作为旧友,他只希望水月能够好好活着,不要受到自己牵连。
      ......
      ......
      藏剑山下。
      风云汇聚。
      丫头轻声说道:“天地星辉的气息,变得紊乱起来了。”
      宁奕抬起头来,远远看见藏剑山,就有一种异样感觉。
      如今走到山下。
      两旁草木摇曳,剑气丝丝缕缕上升,顺延着山路,向着山顶流淌而去,路上不断有霜草拔地而起,随着骤风席卷而上。
      一位黑衫女子,轻纱遮面,坐在石阶之上,高高琴匣搁在身下,抬起一臂,就放在琴匣顶端,身子曼妙,黑纱随风摇晃,腰间栓了一个桃木酒壶,袖袍间弥漫着酒气清香。
      “宁奕先生。”
      琴君的声音带着一丝微醺,朦朦胧胧。
      她修行的大道,与琴音有关,此刻半醉半醒,说话声音,直抵神魂。
      “我们此行是来找水月先生。”宁奕直接表白来意。
      “水月师叔......正在闭关,今日冲击星君境界。”琴君胸膛起伏,嫣然一笑:“二位,来的真是不巧,恐怕。”
      身为白鹿洞书院的大君子,她素来端庄冷静,今日竟然把自己喝了半醉,坐在山路石阶之前,轻声吐出一口气,幽幽道:“恐怕要两位等上片刻了。”
      宁奕看着声声慢,认真说道:“江姑娘,今日模样,实属罕见。”
      “罕见?我喝醉的样子很罕见吗?”江眠枫低声笑了笑,道:“何以消愁,唯有......唯有这酒了。”
      她一只手卸下桃木酒壶,面纱被星辉震碎,露出那张清秀面容,仰面坐在石阶上,剑气吹动长发,眯起双眼,又喝了一口酒。
      看这样子,竟然还有七分颓态。
      宁奕想到自己与声声慢的上一次见面,是在自在湖畔,这位大君子邀请自己同行一段距离,欲言又止,最终只是草草问了两个问题,就此分别。
      他拢了拢袖袍,望向藏剑山上,剑气流转,风云聚变,山上的水月,恐怕真的挣开一线,即将破入星君境界。
      宁奕看着江眠枫,道:“这酒当真能消愁?”
      琴君一只手拎着酒壶,壶口向下,已经滴不出酒液,她自嘲笑道:“不能,酒只能让人醉倒,无论如何酩酊大醉,总还有醒过来的时候。”
      丫头看着江眠枫,觉得这个女子的眼神里,竟然有一丝灰暗的绝望。
      究竟是何事,竟然让她颓废至此?
      “宁奕先生从不喝酒?”
      “喝的。”宁奕平地坐下,看着琴君,平静说道:“从不会醉。”
      声声慢笑了笑,道:“那是你的酒次。”
      她顿了顿,道:“宁奕先生,上次在自在湖畔,有幸得见天人一剑,不知今日,可否赐教一二?”
      ......
      ......
      藏剑山顶。
      竹楼屋阁,门户大开,剑气倒射,气冲斗牛。
      如穹顶一般湛蓝色的道袍,被气劲撑得圆鼓,木髻拴着长发,女子的面容安静而又淡然,双手搭了一个圆,搁放在膝盖前。
      她的膝盖上,隔着一把古朴红伞,落了许多灰尘,看样子已经有了很久的年份。
      面容无悲也无喜。
      水月没有睁眼,轻声喃喃道:“你来了啊。”
      墨色的影子,在地面流淌,缓慢凝聚,苏幕遮站在水月的背后,这已是涅槃境界大能的手段,破开星君境界,是一件极其重要的事情,容不得有丝毫的打扰和出错,苏幕遮来到此地,布下阵法,亲身为水月护法。
      苏幕遮的声音带着一丝犹豫,咬牙提醒道:“水月,不可有杂念。”
      水月的头顶,已经有两颗命星凝聚而出。
      第一颗本命星辰,出自于剑器近一脉的修行功法。
      第二颗伴生星辰,已经凝聚有十年之久。
      她与那个人断去联系,也有十年之久。
      第三颗星辰,只有一道虚影,而且此时隐隐约约有破碎的痕迹。
      若是命星凝聚失败,轻则道法破碎,终生止步此境。
      重则经脉全毁,跌境不止。
      更严重的,星辰破碎,就此陨落。
      越往上凝聚星辰,便越是困难。
      凝聚出三颗星辰,便修得命星境界大圆满,成就星君之位!
      水月如今正在凝聚第三颗命星,这本是一个“一气呵成”的事情,可是她却迟迟不愿向前迈进,这些年来,她压抑着自己的修行境界,久久不去尝试破境。
      书院之争,她解开了那道桎梏,于是便压不住了。
      苏幕遮知道,水月一直有心愿未了,遗憾未解。
      但其实在蜀山小霜山下,这些尘缘旧事,已经算是以一种“圆满”的方式,落定了结局。
      徐藏已死。
      水月闭上双眼,她脑海里回荡的,却是自己与那个男人见面相识的场景。
      天都城郊,小雨微凉。
      自己初入世俗。
      有人问自己需不需要一把纸伞避雨。
      那个年轻男人,微微弯腰的那一刻,两人对视,剑眉入鬓,凤眼生威。
      风声雨声,都在脑后,那个男人说的所有的话,都被水月忘记了。
      只有最后一句话。
      “我叫徐藏,藏剑的藏,躲在伞下,躲在我背后。”
      水月接过了那柄油纸伞。
      徐藏站在了她的面前。
      再往前,是来自大隋五湖四海的修行者,也是挑战者。
      她本以为这些人是奔着自己来的,白鹿洞书院处在时运最差的时代,府主苏幕遮只是星君境界,被三大书院打压已久,底蕴浅薄,偏偏名声极大,若是可以击败白鹿洞书院剑器近一脉的传承者,便可以名扬四方。
      彼时,徐藏还未出名。
      那一日后,徐藏便出名了。
      一柄铁剑,打杀了同阶所有修行者,直登星辰榜,与扶摇周游齐名。
      后来水月才知道,那柄铁剑,就只是一把普通的铁剑,神兵利器之所以锋利,是因为主人剑气强盛,无可匹敌。
      那柄铁剑很普通。
      自己接过的那柄油纸伞,却不普通。
      那是一把真正的名剑,真名为细雪,是徐藏最重要的东西。
      她忘不掉那一日的场景,也忘不掉徐藏。
      她拼命修行剑气,一路击败诸多敌手,登上了星辰榜,当年的大隋,诸多天才横出,莲花阁的袁淳先生,把她排在星辰榜第八。
      那时候的天都,传得沸沸扬扬,说白鹿洞水月与徐藏很是相配,两人同修剑气,又是星辰榜上赫赫有名的年轻天才。
      他们只见过一面。
      却有人说,徐藏已和一人私定了终生,那人正是水月。
      水月不关心那些谣言,她只关心徐藏的态度。
      那时候......徐藏并没有否认。
      于是她满心欢喜,做了一把与细雪相配的红色油纸伞,还没有来得及送出去。
      她第二次看到细雪的时候。
      她看到了挤在那把油纸伞下的徐藏。
      还有他怀中的聂红绫。
      那一日后,徐藏和聂红绫神仙眷侣的消息,在天都传开,徐藏承认了自己真正的恋人,是紫山山主的亲传弟子聂红绫。
      两人骑马同游,踏遍大隋,斩杀北境大妖,击败诸多强敌。
      蜀山的陆圣前辈与赵蕤先生,是交情无二的师兄弟,两人之间的情谊,胜过亲兄弟,留下来两柄长伞,一红一白。
      徐藏撑着那柄白伞,聂红绫腰间挂着一把红伞。
      一把白伞,一把红伞。
      一把“细雪”,一把“瘦烛”。
      最是登对,最是般配。
      那一日后,水月埋下自己亲手做出来的那把伞。
      原来这一切......
      都是自己一厢情愿,有始无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