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笔记章节目录 > 第十九章 见到陈雁

第十九章 见到陈雁

随后一阵微风吹过,陈雁知道,那一个小男孩已经不在了,陈雁深呼吸了一口,自己的运气很好,这个自己一直都知道,但是没想到会到了这一种地步,而且,现在看起来之前那一个白衣女鬼也不再跟着自己,自己这算是勉强活了下来,不过算了,暂时不去管这些了。
  
  现在应该去找幽然他们了,只不过幽然他们在哪呢?要怎么找他们呢?
  
  陈雁掏出身上的手机,想要给他们打个电话,但却停了下来,叹了一口气之后又把手机收了回去。
  
  在任务之前幽然就说过,就算是有信号,不是绝对安全的情况之下在任务之中也不要通电话,因为你的电话,可能会把对面的人推向死路!
  
  因为你并不知道电话那边的人现在处于一种什么样的情况,这并不是杞人忧天,因为在任务之中遇到危险的时间绝对是很长的,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如非亲眼所见,是绝对无法确认对方的安全。
  
  只不过自己应该怎么办呢?而就在这时,身后一个声音响起。
  
  “喂,陈雁。”
  
  陈雁闻言回过头去,看到自己背后的人时,他瞳孔大睁,本能的想要逃跑,而就在这时,自己的脖颈处突然传来一股巨力,他视线一黑,整个人就昏了过去。
  
  背后的段鹤轩望着陈雁轻笑一声:“我稍微等得有点腻了,就让我来把任务的进度加快一点吧。”
  
  随后背着地面上的陈雁,朝着某一个方向走去,而慢慢的,消失在了黑夜当中。
  
  而此时,还在往陈雁这边赶的幽然望着手提电脑上的信息整个眉头都皱了起来。
  
  “奇怪了......”
  
  旁边的墨抖和雨嘉不答,也是皱着眉头不言,倒是前方的高萧不知道身后的情况,疑惑出声道:“幽然,哪奇怪了?你看到什么了?”
  
  幽然回答道:“之前陈雁和赵琳两个人接触了一会,随后两个人的信息全部消失,应该是都被重新卷入怪谈之中,而后来,当陈雁的信息重新出现的时候,距离他们之前信息消失的地点实在是太远了,根据这一点估计,他们之前应该的确是犹如我们所想的那般被卷入一个全新的怪谈,而奇怪的地方有两个,一个是陈雁的样子似乎又离开了怪谈,但是赵琳却没有,这是一个奇怪点,还有一个,则是......陈雁他现在所在的位置,有问题。”
  
  “哦?有什么问题?”
  
  幽然眼神微眯:“他现在所在的位置,也是一处怪谈地点,或者说是旁边或入口,他停在了那里。”
  
  “停在旁边或者入口?陈雁这小子在干嘛?看怪谈风景?”高萧纳闷的说了一句。
  
  墨抖闻言又是踹了一下前面的椅子:“我说你好好开车,不说话能死是不是。”
  
  幽然沉思了一会说道:“算了,现在在这里这样想的话也于事无补,没有结果,我们先过去看看吧。”
  
  段鹤轩,你到底想干嘛......
  
  恢复记忆之后幽然已经很清楚了,之前自己一开始所遇到的那个怪谈,其中就有段鹤轩的影子,厉鬼脖子上的吊坠,如果自己没有想错的话,那吊坠本来应该也是笔记纸,之所以会变成空白的,那是因为笔记纸已经先让人取走了,而能够做到这一点的人,除了段鹤轩以外幽然想不到其他的可能性。
  
  如果这样想的话,之前救了自己的人,难不成真的是他不成?
  
  就算真的是段鹤轩救了自己,幽然也绝对不会相信他是出于好心才会拯救自己的,那么,他肯定就有着某种不为人知的秘密,到底,是什么呢?
  
  段鹤轩,你到底想干什么?
  
  带着沉重的心思,车子朝着地图上,陈雁所在的地方驶去。
  
  而与此同时,怜阳这边。
  
  怜阳,段雪,刑辰还有陈倩倩四人正坐在路边。
  
  “怜阳,不去寻找陈默吗?”陈倩倩询问道。
  
  怜阳闻言,摇了摇头:“找,但是去找他的话,没有结果。”
  
  “哦?没有结果?什么意思?”
  
  怜阳没有回答,因为从四人所经历的怪谈当中,他都能够看出似乎有外人存在的踪迹,特别是鹿雨霏,她的死实在是太过于蹊跷,怜阳能够想到的,就是幽然住所里面的第七个人,之前他就听幽然说过,他的房间里面并不是只有六个人,还有一个十分危险的人,他依稀记得,那一个人的名字就叫做段鹤轩。
  
  而插手这些怪谈的,怜阳能够想到的就只有他了,还有众多的笔记纸,这四人经历过的四个怪谈,除了他一个人以外竟然没有一个能够找到任何一张笔记纸,这实在是太不正常了。
  
  这些人可都是经历过多次任务洗礼的,就算是最终任务,他们只要不触发死路,又怎么会那么无力?
  
  所以怜阳想到了,或许,他们怪谈当中并不是没有笔记纸,而是他们的笔记纸都让人先行取走了,能够做到这一点的人,除了段鹤轩以外怜阳实在想不到其他可能的人。
  
  而自己所取得的笔记纸,或许是因为段鹤轩时间上来不及而遗漏下的,要知道段鹤轩先自己一行人进入笔记的时间很短,即便任务内外的时间有差异,这个差异也绝对不会太长,在这么短的时间里面要扫荡所有的怪谈,这谈何容易。
  
  只不过,那一个人,到底是为什么?多的怪谈不说,光自己这边四个人,四个怪谈他所取得的笔记纸就应该无限接近于十张,而且根据幽然那边关系判断,他那边所经历的怪谈应该也与自己这边差不多,既然如此,他手中的笔记纸应该早就已经攒齐十张了,为什么还不选择离开呢?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原因?
  
  之所以会这样想,那是因为怜阳并不了解段鹤轩,如果他认识段鹤轩的时间和幽然一样,那么他现在绝对不会这样想的,而段鹤轩这样的性格,或许也就是笔记之所以选上他的理由。
  
  不过不管怎么想,怪谈当中的笔记纸如果有失去的风险,那么再去从怪谈手中取得笔记纸就是一个不明之举了,危险和收获完全不成正比,而且从之前段雪死亡所留下的情况,怜阳几人都知道,这些住户每死去一个人,原地就会留下笔记纸。
  
  而能杀的人,就是参加这一次任务的全体成员,这一点,果然与他之前和幽然所猜想的一模一样,但是,要杀害的人,如果是幽然他们那边的,恐怕有些困难,因为那边那个高萧的战力,似乎要比刑辰叔还要强上一些,而且......取得笔记纸最有效率的,也不是非要从幽然那边下手......
  
  怜阳眼神微眯,他们这几个怪谈,插手的人都是希望把他们往死里推,所以不管怎么看,不管那个段鹤轩手中的笔记纸到底有多少张,这样一个不稳定因素绝对不能够让他再在这一次任务当中活下去,这一个任务当中,仅仅只是为了取得笔记纸他们就算是尽全力都未必能够做到,更别说还要暗中防止一个这样的人。
  
  而之前之所以和陈倩倩说没有结果,那是因为此时的陈默也还没有消息,而且,他推测了一下时间,那个叫做段鹤轩的,如果有下一步的动作,那么消息应该差不多快传来了......
  
  而就在怜阳刚有这个想法的时候,突然手机上传来一阵短信铃声,随后他打开手机,望着上方的短信,眼神微眯,因为上方的位置,正是陈默的位置......
  
  而问题是,这与之前的段雪一样,陈默一样尚未从怪谈地点之中逃出,他们还处于怪谈之中,但是这个发信息给他的人却能够知道他们的位置,能够考虑到的就只有一点,那就是他们所有人到如今都在某一个人的掌握之下。
  
  怜阳眉头紧皱,说实在的,有这样的感觉他十分的不爽。
  
  来试试看吧,看看是谁能够活到这一次任务的结束,看看你与我之间,到底是谁赢谁输!
  
  而与此同时,幽然几人的车辆已经来到陈雁所在的位置,一行人从车上下来,高萧望着面前这一栋古宅,这一栋给人无比阴暗的古宅,这就是这一座城市当中的一处怪谈地点。
  
  “就是这里吧,陈雁那小子。”高萧望着前面那一栋大楼说道。
  
  幽然则是皱了皱眉眉头,仔细望了望地图上的位置,又望了望这一栋古宅,然后摇了摇头:“不是这里,而是......”幽然转过身,指着身后一间不起眼的旅社:“而是这里。”
  
  “这里?陈雁这小子这么好的兴致?现在过来住旅社?还是说他受伤了?”墨抖疑惑的说道。
  
  幽然摇了摇头:“不知道,先进去看看吧。”
  
  段鹤轩,你到底想干嘛......
  
  如果把陈雁扔到古宅里面,那么或许还有什么特别的原因,但是现在把陈雁扔在这一间旅社把我们几人吸引过来,到底有什么特别的意义?
  
  几人朝着旅社走了进去,问了一下接待小姐有没有一名叫做陈雁或者段鹤轩的客人在这里?
  
  接待小姐说道:“啊,原来是你们啊,有有有,段鹤轩不知道,但的确有一个叫做陈雁的,有人交代我如果有人过来找陈雁就告诉你们。”
  
  哦?这段鹤轩玩的是哪样?幽然皱了皱眉眉头,随后朝着楼上接待小姐所说的房间号走去,走到房间门口,跟其他几人使了一个眼色,几人也是满脸警惕点了点头。
  
  毕竟不管怎么样,陈雁会出现在这里纯属不正常,所以这里难免会有什么特殊状况发生,以防万一,还是小心为上。
  
  房间门并没有锁上,其他几人都退到一边,做好一旦发生什么可以跑路的最快准备,即使这里不是怪谈地点,但是也绝对不容小觑。
  
  而高萧则是缓缓的推开房门,这家伙朝着屋内望了一会,顿时就笑喷了:“卧槽,陈雁,你小子这是让那个女流氓给猥亵了?”
  
  闻言,幽然才凑到房门前往里面望了一眼,只见陈雁此时被绑在了房间的床上,嘴巴也被堵上,发不出声音,当他发现幽然的时候,立刻对他递了一个求救的眼光。
  
  “高萧,先救人。”幽然连忙催促道,因为陈雁这样的举动,最有可能做到的人就是段鹤轩了。
  
  高萧收起了笑容,点了点头,拦住了众人:“恩,我进去就好,你们在外面等着。”
  
  幽然闻言一愣,高萧也是看到幽然愣住的表情:“幽然啊,虽然你什么都没说,但是我们并不是什么都不知道,那家伙的手笔,这里面就算是藏着什么陷阱也毫不奇怪,由我一个人才是最好的。”
  
  幽然闻言又是一愣,随后有些愧疚的说了一声:“抱歉了。”
  
  墨抖轻笑一声,从身后拍着幽然的肩膀:“我们之间不用说抱歉,而且我们也明白你的顾虑。”
  
  幽然回过头,在他们一个一个人的脸上扫过,最后化作一声苦笑:“感情你们全都知道,就我以为你们不知道啊。”
  
  雨嘉小眼睛咕噜咕噜的转:“雨嘉就知道一点点哦,真的就一点点。”
  
  墨抖轻笑一声:“一开始我们是不知道,不过慢慢的也发现了点端倪,思索了一下之后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只不过真不知道,段鹤轩这样的行动到底有什么意义。”
  
  幽然摇了摇头:“不知道,不过绝对不简单。”
  
  “那家伙的确不会那么简单,不过算了,我先进去把陈雁这小子救出来,一会再问问他。”
  
  -----------------------------------------------------------------------------------------------------------
  
  剧情要加快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