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实骇章节目录 > 第九章 结识 2

第九章 结识 2


  到了去车站的时间点,陈永清跟相处了十年的爷爷奶奶依依难舍的告了别,这一走也不知什么时候才有空回来看看他们​。
  平时习惯了步行的陈永清,头次坐进城的大巴车难免会很难适应里面的空气。
  还没坐到半个小时,她就已经吐了不下于三次。陈俊凯看女儿太难受,心里也跟着不是滋味。他用右手抚了抚她的胸口,一边安慰道:“小清乖,马上就到新家了。下车后,爸爸去给你买点药,兴许会好点。”
  陈永清强忍胃里的难受,满不在乎地摇头说:“没事的,爸爸,我能坚持到最后。”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长途跋涉,汽车终于到达了目的地。张芸去看房子时倒是来过几次城里,对周围高耸的建筑物不足为奇,所以在路线方面也比较熟悉。而对于常年待在农村的父女俩来说,他们没见过的都会觉得很稀奇。
  张芸带着陈永清去了附近的一家药店,买了一盒藿香正气水给她喝。
  喝过一瓶之后,她总算不再那么难受了。只是刚刚在车上把午饭都吐了出来,还未到平常的晚饭时间,陈永清都已感觉到饥饿。
  看着路边应有尽有的小吃发散出的香味,她也会嘴馋想吃。虽说脑里是这么想,可一旦想到家中本来不太好的境况,便马上打消了这念头。
  陈俊凯心细看出了女儿的心思,便径直问道:“小清是不是想吃东西了?”
  陈永清咽了咽口水,佯装作一副没事儿人的样子:“没有啊,爸爸,我还不饿。”
  旁边的张芸看不下去了,语气上虽然说的很重,但仍透露出对女儿的无比疼爱:“你这孩子,要吃什么就说,不要老是憋着。今天是我们全家三口一起进城的样子,在外面吃就当是庆祝。”
  陈俊凯止步犹豫一阵:“会不会太贵啊?”
  张芸瞪了他一眼:“三个人下来顶多二十元而已。”
  在张芸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一家生意比较偏冷的面店,毕竟其他店的人还有点多,况且他们手里还提着大包小包,一会还要回去收拾一番,等不了太久。
  张芸点了三人份的二两牛肉面,美食的诱惑加上肚子的抗议,这一碗面让陈永清只用了不到十分钟就吃完了。
  陈俊凯看了还不忘调侃自己的女儿:“小清还说不饿呢,吃得比我们大人都香。”
  女孩羞涩地红了脸,嘟嚷着嘴说:“爸爸,就知道欺负我。”
  愉快的晚餐时间结束,三人准备起程出发去新家了。现在是晚上七点,街边的商店依然有不少行人进进出出。
  与农村那种浓厚淳朴安宁的氛围相比,大城市果然是别具一格。
  去往站台的路上,陈永清看得是眼花缭乱,她指着色彩缤纷的霓虹灯,眼前一亮地问:“妈妈,这个是什么啊?”
  “这是霓虹灯,用来装饰店里用的。”
  “那,那个是什么呢?”
  短暂的路程,陈永清问了很多不知道的东西,而张芸也为此为她耐心地一一解答道。
  虽说城里的星空不如乡下的耀眼,但是在其它方面可比她的家乡强了不知多少倍。
  三人幸运赶上了刚来的一班车,由于是晚上,车里的空位就比较多。陈永清选择了靠窗的地方坐下,从外吹过的冷风,似乎把她下午所有的疲惫都扫得一干二净了。
  过了二十分钟,他们终于抵达了新家的地址。
  陈永清不可思议地望着面前高达十五层的居民楼,语气中是有掩饰不住的兴奋:“爸爸,妈妈,我们要真的要住这里吗?”
  陈俊凯提着大包小包一边走一边回答:“当然啦,小清,你还不快跟上爸爸,想不想去看新房子啊?”
  女孩马上激动得跑在了陈俊凯的前头,她见他一个人拿着那么重的行李,又折返回去想为父亲分担一点重量。
  “爸爸,我来帮你拿两个小行李。”
  陈俊凯笑着拒绝:“没事,爸爸提的动,你先跟着妈妈去五楼吧。”
  不过,陈永清很懂得体谅人,她故意放慢了步调想等着和陈俊凯一起上去。
  “咦?你们是新搬来的住户吗?”这时,一个刚下楼的大妈在出口处碰见三人背着行李,满腹疑惑地问道。
  “是的,今天才刚搬进来。”陈俊凯向大妈微微颔首答道。
  “你们是不是住在五楼,姓程的那户人家啊?”
  “大婶,你可猜的真准。”陈俊凯乐呵地回答。
  听闻,大妈脸色突地一变,摇头长叹道:“你们可知前段时间才死了一个小孩的事儿?那家人觉得住下去晦气,不得已以最低价格出售,我想你们肯定是因为便宜才买了下来吧。”
  张芸听后皱紧了眉头,埋头抱怨:“当时我看这房子布置不错,再者是价格比较划算所以才决定要买下来,原来里面竟有这样的隐情。”
  大妈见几人什么都不知道,便好心好意告诉了最近发生的怪异之事:“最近我们这一带搬走的人越来越多,而且绝大多数都是有小孩的家庭,我想你们应该看过新闻,上面说的连环命案就是说的这里。所以,我觉得你们还是尽快搬出去比较好,何况死过人的屋里不吉利啊!”
  陈俊凯倒不在意这些迷信,而是表明了自己为何要买房的来意:“大婶,实话告诉你,我们一直也在农村待了有三十几年,为了孩子能上更好的学校,所以这些年也辛辛苦苦赚了部分钱准备在城里买一套小房。死过人的不怕,只要小孩住的踏实就行了。”
  大妈见劝不动这几人,最后走之前又善意的补充了一句:“那个变态凶手到目前为止还没被抓到,你们呀要看管好这女娃,不然哪天惨遭毒手都不知道。”
  陈俊凯和大婶告别后,便拎着大包小包径直往楼上爬。
  张芸掏出钥匙刚一打开防盗门,陈永清就按耐不住激动的情绪,第一个疾跑冲了进去。她放慢步子走向里处,她被简朴素净的装饰立刻吸引住了。
  客厅干净敞亮,两张柔软的沙发长度达到可以睡两个人,而且前方还有一张对于陈永清而言超大的液晶电视挂在墙壁上,她以前只在彩电上看到过这种类型,当时很是羡慕,没想到有一天他们也能拥有。
  看到女儿如此高兴,作为父亲的陈俊凯也觉得这些年的努力没有白费。
  “小清啊,你妈妈把你房间都布置好了,你不进去看看吗?”陈俊凯指向挨着厨房的那间卧室给沉醉于自己世界中的女孩提醒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