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六零时光微微甜章节目录 > 第207章 小进,听话啊!

第207章 小进,听话啊!

    周兰香刚走,刘石头就见沙石路上远远来了两辆马车,装着满满一大车手臂粗的木头杆子、木板,还有一车装着一大车苫房草,车顶还有几个装满蔬菜瓜果的大筐。ranw?enw?w?w?.?r?a?n?w?e?n?a`com
  
      迈着大步走在最前头的是韩进,他身后还跟了两个兴高采烈的小伙子。
  
      三个人说说笑笑地往这边走着,都是衣服整齐干净笑容爽朗的样子,好像连阳光都愿意多往他们身上照一些,晃得刘石头和大秋的眼睛疼。
  
      那才是人活着该有的样子。
  
      而他们,虽然活着,却从没有真正站在阳光下过。为了活着,他们都得拼尽全力,不择手段,最后也只能勉强算是活着。
  
      刘石头拉着大秋退到大槐树后面,看着他们进了屯子往周兰香走的方向去了才出来,目光沉沉地看了那个方向很久,低头看看同样向往地看着那个方向的大秋,刘石头沉沉开口,“大秋,你娘要是再不跟小舅走,你跟我走吧?”
  
      大秋的心里忽然涌上害怕,他好像明白了,如果他不跟着小舅走,小舅也再不会像以前一样一个月来好几回,给他们带粮食,帮他们吓唬薛老四,他和娘只能靠自个了。
  
      “小舅,我跟你走!”小姑说得对,他再不走,可能就长不大,没机会像娘说的那样娶媳妇了。
  
      他见到了从泥坑里走出来的小姑,知道自个还可以换个样子活着,就不愿意再活在那个烂泥坑里了。
  
      即使娘说都是为了他好,可他不觉得那样是好。
  
      刘石头往红星公社走的这一路,脑子里一直走马灯一样地来回晃着,有周兰香的脸,有韩进的脸,有他们看人时目光明亮一脸坦荡的样子,明明是遇到了一样的困境,为什么他们姐弟就能活得那么好?
  
      刚过了榆林公社政府大门没半里地,刘石头就让一个知青模样的人给拦了下来,这人他认识,是前两年全县的知青先进典型,叫梁志武,据说马上要被调到榆林公社知青办工作了。
  
      而跟梁志武在一起的人他更熟悉,是夹皮沟大队的民兵连长孙大拿。
  
      梁志武的脸上带着青青紫紫的伤,笑着走上来给刘石头敬了一颗烟,“刘干事,我这有个事儿只有你能办,办成了肯定少不了你的好处,咱们坐下商量商量?”
  
      *****************
  
      韩进带着富贵和赵可心一起来的,富贵是他叫来帮着赶车的,赵可心是自个非要跟来的。
  
      这俩人都长得白白净净的,富贵是见人先有三分笑的娃娃脸,赵可心细皮嫩肉一双桃花眼,比大姑娘还漂亮,一起出现就很打眼了。
  
      韩进不愿意的带他们,搁这俩小白脸身边都把他带得娘们儿气了!可这俩人非要跟着,本来能一脚把赵可心踹回去的,谁想到那小子凑上来就是一句:“进哥,兰香姐走好几天了,指定得想你了吧?”
  
      这话听了实在是太舒心,带着就带着吧!反正香香看这小子也挺顺眼的。
  
      俩人一来就笑嘻嘻地凑到兰香姐面前讨好卖乖,连带着小拴住都让他俩给夸得眉开眼笑,韩进摸摸下巴反省,他是不是也得嘴甜点?没事逗香香笑一笑也好啊!
  
      大姨中午放工回来,家里已经满院子香气了,煮好的蜜枣粽子和红豆粽子泡在凉水里,厨房正在蒸米糕,拴住手里拿着一块油汪汪炸得金黄的年糕在吃,灶上刚炸好茄子块,地三鲜正准备出锅。
  
      土豆青椒和茄子炸好的香味儿混着蒜香和糖醋香,还放了一点小香自己熬的西红柿酱,真是闻着就忍不住咽口水!
  
      富贵最会讨好卖乖,赶紧迎上来接过大姨手里的锄头,“大姨,您回来啦!进哥说您身子骨贼硬朗,干活不输小年轻,我们还寻思是他跟您亲看您哪儿哪儿都好呢,原来您比进哥说得还硬实!”
  
      “要过节了,我们来凑个热闹,家里有啥活您就支使我们!把我们当进哥一样亲香就行!”
  
      这话说得,夸了大姨也替他进哥表了孝心,还一下就拉近了所有人的距离!韩进带他来的所有目的都达到了!
  
      大姨这么脾气硬性子冷的老太太都被富贵一通讨好卖乖给忽悠得脸上有了笑模样了,再看着他一张喜庆的娃娃脸,一路被接进来,竟然难得地对他笑了一路!
  
      富贵后面还有个人见人爱细皮嫩肉天生就讨老人稀罕的赵可心呢!
  
      他倒是不太说讨好的话,可他长得实在是太好了,只要老老实实坐在那对大姨笑,大姨就主动过去跟他说话了,“这谁家小小子啊?咋长这么俊儿呢!说媳妇了没?”
  
      韩进一个人在后院挖坑埋樟桩子,准备把大姨家已经老旧腐烂的樟子换一茬新的,明天再把苫房草收拾出来,还得铡点麦秆和上黄泥,大姨家房上的草还是大姨父在的时候换的呢,已经长了青苔,肯定不保暖了,再不换今年下雨就可能得漏。
  
      还有仓房的门得修修,柴火垛得倒倒,连厕所都得重新盖一个了。
  
      家里好多年没个男人了,大姨再刚强也是个女人,好多活都不是她能干的。
  
      香香把饭做得差不多了,就拎着小菜篮子去后园子摘青菜,“顺便”给小进送点水,还给他带了两块甜瓜,“要吃饭了,你歇歇吧,富贵和可心在跟大姨说话呢,你也去坐一会儿。”
  
      韩进本来就是带这俩货来哄大姨高兴的,也不指望他们干活,可香香这么说很明显就是心疼他了,他都要收工了,这会儿又抡起铁锹开始挖下一个坑了,“没事儿,我不累,趁白天赶紧把樟子换了,要不干不完留个尾巴,大姨不留我我也不好住下。”
  
      香香更心疼了,“干一天活了,你就别回去了。让富贵和可心把马车送回去,你明天也不走,后天就过节了,再折腾来多累啊。”
  
      韩进继续吭哧吭哧挖土,看起来可勤快老实了,“没事,不累!又不是外人,我孝敬大姨是应该的!”
  
      香香把他手里的铁锹拿过去,不让他干了,“回去吃饭,吃完饭你歇个午觉再干,今天干不完还有明天呢,听话啊!”
  
      韩进就很听话地被香香带走了,她拉着他的衣襟,他就替她拎着小菜篮子,篮子里空空的没有一棵菜,那两块甜瓜倒是让韩进都想办法给香香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