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巨星竟然从女团开始章节目录 > 第226章 有些人说不清哪里好

第226章 有些人说不清哪里好


      五月的流光,已然走到尽头。
  
      叮~
  
      世纪花园酒店8楼的电梯应声打开,右脚迈出电梯,李星泽的休闲鞋踩在红色的柔软地毯上,走向自己的8608房间。
  
      高杰原本要送自己上来,被李星泽拒绝了。
  
      此时已经凌晨2点15分,既然都已经回到了酒店里,就没必要这么辛苦,还特意让别人送上来。
  
      马上进入六月,天气逐渐变得闷热起来,最近天气有些变化,好像要下雨了。
  
      随着拍摄深入,每天拍戏的时间越来越长,每天都很赶。
  
      因为夏门到7月份后就进入台风季,很可能会影响拍摄,所以最好在7月之前结束所有拍摄。
  
      有些无力地脱了拍戏的偶像剧外套,李星泽顺着酒店走廊,慢步走到自己房间门前。
  
      掏出酒店的房卡,脸上带着疲惫的打开房门。
  
      有些麻木的走进房间,借着走廊的灯光,李星泽准备把房卡插入卡槽取电。
  
      “别动!”门后突然响起一个声音。随之,李星泽也感受到自己后腰位置,顶着一个坚硬的物体,有些像枪管。
  
      砰!
  
      不等李星泽出声,对方推关了房门,走廊的光线彻底被隔绝在门外,房间也随之陷入黑暗。
  
      “阁下要钱还是要财?”李星泽举着双手,眼睛适应了一会黑暗,发现房间的窗帘也被对方关上了。
  
      要知道李星泽有些洁癖,不太喜欢酒店的味道,所以走之前都会把窗子最大限度的打开,让房间灌入新鲜空气。
  
      “我要劫色!”身后传来对方不带感情的声音。
  
      “那可不行!”黑暗里的李星泽嘴角上扬,声音带着果决:“无论是心还是身体,我都已经交给了一个叫方可清的女人,你换一样吧。我给你5000万怎么样?”
  
      “5000万?”对方似乎在犹豫,然后突然问道:“这个叫方可清的女人,对你来说就这么重要?”
  
      “她对我来说,是最重要的人。”
  
      “她漂亮吗?”
  
      “那是当然!”李星泽不假思索。
  
      “你形容一下对方容貌。”
  
      “这有点强人所难。”
  
      “你不是说她是最重要的人吗?怎么会连容貌都记不住?”对方有些动怒,说话间喘息的气体都喷到了李星泽脖子上,带着一种熟悉的芬芳。
  
      “记不住!”
  
      “为什么?”
  
      “因为她太美。越是美的东西,越是朦朦胧胧你不知道吗?”
  
      “是吗?”
  
      “不过,我记得她身上的味道。也许直到我离开人间的那一刻,那味道我都无法忘怀。”
  
      对方抵在李星泽腰上的物体,有些松懈下来,声音也温柔起来:“那是什么味道?”
  
      “和你一样的味道。”李星泽猛地一个转身,双手抱住她的脑袋,直接吻了上去。
  
      李星泽动作霸道直接,方可清瘫软在他怀里。
  
      黑暗里,两人扭打在一起。
  
      ━((*′д`)爻(′д`*))━!!!!
  
      呼呼呼~~
  
      房间里传出吹风机的声音。
  
      李星泽光着上半身,穿着一条四角裤坐在床沿上,方可清站在身边,一只手抓着白色吹风机,另一只手娴熟的拨弄李星泽的头发。
  
      她湿漉漉的齐肩短发带着微卷的栗色小波浪,穿着一件白色的真丝带吊睡裙,双腿在白色的灯光下,白皙浑圆修长。
  
      感受着她嫩滑的手指在自己头皮和发间移动,像是按摩一般,李星泽舒服的闭上了眼睛,耳边呱噪的吹风机声,似乎也变得悦耳起来。
  
      “好了。”方可清关了吹风机,有些调皮的搓乱了刚吹干的头发。
  
      “你来坐着,我帮你吹。”李星泽急忙起身,夺过她手里的吹风机,把她按坐在床边。
  
      呼呼呼~~
  
      吹风机的声音再次响起,李星泽左手抓着吹风机,右手托着她的秀发,动作细心且温柔。
  
      方可清没有说话,就这么仰着脸,目光紧紧盯着李星泽。
  
      她凝眸仰视,双眼像是起了雾的湖面,顾盼婉转间,好像有很多很多的话,都在不言中。
  
      细细想来,两人已经两个月没见了。
  
      “我带了一些东西给你。”方可清突然起身,睡裙在空中翻飞,露出一点春色。
  
      她蹲下身,打开行李箱,里面塞满了东西。
  
      “这是你换洗的衣服,这是内裤,这是睡衣------还有一些吃的,你最喜欢的那家面包店,点心,水果-----”方可清一样一样的拿出来,然后摆放整齐。
  
      “这些蛋糕点心,我帮你放在冰箱里,你别忘了吃。”
  
      “还有这个金银花和菊花,你泡着喝。”
  
      “对了,我们把床单换一下吧。你应该很久没换了吧?”
  
      -----
  
      方可清嘴上不停,身影也忙碌的走来走去,李星泽坐在沙发上,就这么歪着脑袋,嘴角带笑的静静看着她迷人的身段。
  
      窗外的夜风包裹着时间,在路灯下绕了一圈,悄然流逝。
  
      第二天,未破晓,方可清悄悄起身。
  
      “要走了?”李星泽迷迷糊糊睁开眼,声音带着一种起床时的沙哑。
  
      “嗯。你再睡一会吧。”方可清亲了一口李星泽清秀的脸,看着他闭上眼睛,眉毛一扬,无声的笑了。
  
      方可清始终认为,李星泽的容貌带着一种别致的俊,眼角眉梢像是毛笔尖蘸了清水桃花,在素白的绢帛上瑟瑟流转。
  
      他的性格也不似少年,像是奔流入海的长江下游,表面已经变得平静静谧,可是河底藏匿着汹涌暗流。
  
      这给方可清很强的安全感。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也许,这更能体现他的气质和容貌。
  
      方可清从卫生间漱口出来,看到李星泽还是起了床。
  
      他穿着墨青色的睡衣站在床尾过道,头发凌乱,睡眼惺忪,伸开双手,嘴角上勾,等待自己主动跌入他的怀抱。
  
      方可清莞尔一笑,主动钻入了他怀里,听着他有力的心跳声。
  
      两人紧紧抱着对方,安静的沉默着。
  
      天色破晓,窗外传来的城市喧嚣声逐渐淹没了海浪的声音,方可清换好连衣裙,跨上挎包,准备离开。
  
      李星泽笑着挥挥手:“下次不用来了,最多一个月我就回来了。”
  
      千里迢迢,匆匆忙忙,独自一人,大包小包,李星泽有些不忍她为自己这样奔波忙碌。
  
      她带来的那个塞满物品的箱子,重量可是非常重,可以想象她一个弱女子,上下飞机时的艰辛。
  
      “嗯。”她没有流泪,只是眼里有一种淡淡的不舍。
  
      转身,离开,关门。
  
      她走得干净利落。
  
      房间再次陷入寂静,李星泽心里有种怅然若失,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胸口。
  
      李星泽始终有一种错觉,就好像是度过了半百的夫妻,自己和她之间,有一种无需多言,相濡以沫的默契。
  
      踱步到阳台,俯视楼底,不一会儿她的倩影出现在酒店大门,像是心有灵犀一般,她仰头回望了一眼自己阳台的方向。
  
      李星泽笑着挥挥手,也不知道她看没看见,她低头上了车,车子缓缓离开,直至消失在远方的道路尽头。
  
      转身回到屋内,李星泽开始刷牙洗脸。
  
      洗面奶的泡沫抹在脸上,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李星泽幽幽叹了口气。
  
      才离开没多久,就有些想她了。
  
      有些人就是这样,说不清哪里好,但就是让你魂牵梦绕。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