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盛少撩妻100式章节目录 > 第1884章 交给时间

第1884章 交给时间

小说网..org,最快更新盛少撩妻100式最新章节!
  
  她终于肯跟他正面聊一聊了,盛世林很高兴,他紧紧抱着她,特别诚恳地说,“我可以发誓真的没有,我是爱你的,我甚至都特别后悔会认识她,我多么希望你是我的初恋,这样我们的感情就更加完美了。”
  
  双清站在窗前,她没有将他推开,黯然地闭上了眼睛。
  
  脑海里闪过这些年走过来的点滴,感受着他拥抱住她的力量,双清这个善良的女人心里开始流淌着温热的情感。
  
  “双儿,我爱你,我很爱很爱你。”
  
  那种沉甸甸的感情让她没有办法放弃。
  
  离开了这么多天,她一直在独处,一直在说服自己,也一直在为他辩解。
  
  盛世林可以明显感觉到她的情绪有些平静,他紧缩的心脏松了松,脸颊还在火辣的疼,“双儿,不要再离开了,好不好?”他的声音里带着浓浓的请求。
  
  可是怀里的女人没有给他任何回音。
  
  过了一会儿,盛世林缓缓地松开她,他走到她面前,双手握在她肩膀,深深凝视着双眼紧闭的她。
  
  她能感觉到他的视线,但她没有睁眼,她好想释然,可是却发现自己根本做不到……
  
  那是私生子啊,并不是历史遗留问题,是他们在婚内整出来的。
  
  “双儿,你睁开眼睛看看我,我不信你两眼空空。”他握着她肩膀,轻轻地开口,含泪深情地凝视着她。
  
  双清静静地闭着眼睛,她仿佛感觉到他的气息在一点点靠近,死寂一般的沉默里,他吻上了她的唇。
  
  女人有些心惊地睁眼,他却将她吻得更深了……
  
  这个吻很缠绵,他伸手搂住了她的身体,带着他全部的歉意。
  
  夜,渐深……
  
  楼下宽敞明亮的客厅里,盛誉和盛萱以及顾之仍坐在沙发里,所有事情都讲清楚了,气氛变得有点沉闷。
  
  “妈妈是个完美主义者,这得是心中多大的坎啊,能过吗?就像一根针扎在那里。”盛萱心里就特别难过,“虽说没有感情吧,可那么大个人身上流着爸爸的血,这个事实是抹不掉的。”
  
  “既然抹不掉,那就只能接受。”这话是盛誉说的。
  
  “那我估计她也接受不了!”盛萱烦燥地说,“反正我是接受不了!”
  
  顾之没有说什么,他沉默地看着姐弟俩。
  
  过了一会儿,盛萱拧眉看向弟弟,“你是怎么接受的?你为什么这么平静?那个男人可是沈君浩啊!是你曾经的情敌啊!你曾经还想把他弄死呢,现在好了,身上流着一半和你相同的血。”
  
  “……”盛誉双手始终扣在一起,身子微微前倾,手肘放在膝盖上,手指轻抵薄唇。
  
  他的目光落在茶几上的水杯,默然不语。
  
  盛萱叹了口气,她靠入椅背,“唉,到底该怎么办啊?”
  
  “你干着急也没有用。”顾之终于开了口,他伸手握了握老婆肩膀,“这件事情正好可以考验他们之间的感情,既然和那么没有任何瓜葛,那么这件事情还是可以原谅的,毕竟自己的爱人自己了解。”
  
  “你说得倒轻松,这可是一个定时炸弹,现在不出事难保以后不出事啊。”盛萱忍耐地说,“在同学聚会上都能主动送上床的女人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而且我爸爸酒量向来不错,他对自己也有分寸,我还怀疑是那个女人下药了呢!她想干嘛呀?”
  
  盛誉皱眉陷入了沉思,“她应该没这个胆,应该是没有预谋的。”
  
  “你凭什么这么说呢?有时候别把人想得太善良了。”总之盛萱很担心。
  
  盛誉拧了拧眉,他声音低磁地开了口,“当时我对沈君浩下手的时候,她也没有过来求我,这说明什么呢?说明她根本就不知道沈君浩是我爸的儿子,而且沈家现在有了文莱那棵大树,根本没有必要招惹我。”
  
  “文莱?”盛萱微怔,转眸看了看身边的顾之,他也是文莱人啊。
  
  “他娶了文莱公主,如果沈信时还有那么一点点头脑,他就不会招惹我。”盛誉倒是一点也不担心,“现在最主要是妈妈的心情,这件事情可能需要时间去帮忙愈合。”
  
  ……
  
  大约半个小时后,因为时候不早了,所以顾之带着盛萱回到了医务室。
  
  一路上他不断安慰着她,“别想了,交给时间吧,一切都会好的。”
  
  “我妈妈是眼里容不得半点瑕疵的人,你应该也知道。”
  
  “我知道,我当然知道。”顾之在领御呆了十年了,“虽然她容不得瑕疵,但是她足够爱你爸爸,所以一定可以走过这个坎的。你要相信他们几十年的感情,一定可以走到最后的。”
  
  走进医务室的时候,盛萱回眸往主别墅看了一眼。
  
  她看到二楼某卧室窗前站着两个身影……
  
  顾之握了握她肩膀,将她带回了医务室。
  
  回去之后发现时令辉还没有睡,顾之看到他气色比下午好了很多,于是对他说,“时先生,您现在困了吗?”
  
  “还好。”
  
  “那我为您做个检查吧?”
  
  “可以可以。”
  
  然后顾之对身边的女人说,“萱萱,你先去洗澡,我十分钟就好。”
  
  “嗯。”
  
  然后顾之拿来了医药箱,他开始为时令辉做检查。
  
  时令辉听他的安排在椅子里坐下来,顾之打开了箱子,帮他做检查。
  
  医务室里灯火通明,特别安静。
  
  顾之盯着仪器屏幕上的数据,唇畔笑意渐深,他仿佛看到了奇迹。
  
  时令辉看到顾之脸上似乎挂着淡淡笑意,他整个状态轻松许多,心里也涌上一股欣喜,“顾医生,我是不是好多了?”
  
  年轻男子抬眸,“嗯,是的,癌细胞正在减少。”
  
  时令辉愣了愣,眼里有希冀的光。
  
  “我们一起努力,时先生。”顾之对自己越来越有信心了。
  
  “嗯,一起努力。”他愿意相信他,愿意把自己的身体与生命交给他。
  
  检查过后,顾之回到了卧室,他洗了澡,然后走到酒柜前拿了瓶酒,唇角扬起淡淡的笑意。
  
  盛萱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他递给她一杯。
  
  头发湿湿的女孩伸手接过,他说,“萱,我们可以重新计划未来了。”
  
  “研究又有新的突破了?”女孩眼眸亮亮地瞅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