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颤抖吧,渣爹章节目录 > 第六百三十四章 陪读 一

第六百三十四章 陪读 一

    本就带着很厚滤镜看顾四爷的顾老夫人此时更把他当做宝贝疙瘩。
  
      孙女什么都撂倒一旁,顾老夫人拉着顾四爷仔细询问状况,一个劲安慰他别怕,一切已经过去了。
  
      顾四爷回答得略显敷衍,可是顾老夫人却毫不在意,在众人面前再次演绎什么叫爱子如命,宠溺幼子。
  
      呵呵。
  
      顾瑶已经没眼看了。
  
      在顾老夫人为幼子骄傲后,这份宠爱越发的肆无忌惮。
  
      “父亲,您该认真读书备考了。”
  
      顾瑶果断站出来,顾四爷瞳孔微缩,身体下意识向李氏靠近,仿佛意识到他在顾瑶面前露怯有失为父的尊严。
  
      顾四爷板着脸道:“爷的事情不用你操心。最近爷打算轻快几日再说科举的事,而且爷未必会去考会试。”
  
      “何况你当初只说考到乡试就行的。”
  
      说到最后顾四爷已经是委屈般的控诉,正色道:“爷已经是永乐侯,无需再努力了,还是把机会留给瑾哥儿他们吧,爷不能耽搁瑾哥儿中状元。”
  
      “您不必为三哥犯愁,若是能巩固父亲的地位,光耀顾氏家门,三哥完全不介意父子同科,有您没您,三哥高中状元都有把握。”
  
      顾瑶上前逼近顾四爷。
  
      特么的,好怕怕啊。
  
      顾四爷再次瑟缩了一下,不是怕顾瑶的威逼,而是怕摆在书桌上的题目。
  
      ”您不去考试,陛下交给您的差事……”顾瑶叹息,“最近我也挺累的,想着寻个时间同何小姐等人出门溜达玩耍。”
  
      “这不成!”
  
      顾四爷着急道:“哪有正事不做只记得玩的?”
  
      “女儿这不是同您学的吗?”
  
      “……”
  
      呜呜呜,顾四爷喉咙滚动,狠狠瞪了顾瑶一眼,回头对李氏抱怨,“你生养的好女儿,她威胁爷!”
  
      李氏道:“要不妾身骂骂瑶瑶?”
  
      “算了,你骂她,她还是继续折腾爷,最后吃亏得还是爷。”
  
      顾四爷缓缓起身,暗暗咬牙,拿出豁出去一切的牺牲架势,“去书房。”
  
      他不是找不到别人帮忙完成皇上交给自己的差事。
  
      可是找来的人未必有瑶瑶尽心,也未必有瑶瑶做得好。
  
      顾四爷莫名觉得只有顾瑶做出来的东西值得他交给帝王,也能让帝王满意。
  
      既然有最好的,他怎甘心用次一级的?
  
      不就是备考吗?
  
      当时考乡试时也不是没被顾瑶折磨过。
  
      眼见着顾四爷离去,顾老夫人有几分心疼,顾瑶赶忙屈膝追上了上去,绝不会对顾四爷心软。
  
      这丫的有点宽容就能耍赖不学习。
  
      顾老夫人神色讪讪的,李氏轻声劝道:“四爷多学一点,不说为他的前程,以后他再出门,咱们不用那么担心。”
  
      “读书总有好处的,原本四爷就很聪明,若是以此更有长进,对顾家只有好处。”
  
      李氏笑盈盈的,“现在瞧着顾家花团锦簇,谁又能保证家族一直兴盛?唯有家族子弟有向上的心思,和立足的根本,才是正道。”
  
      “四爷总是依靠运气和小聪明走不远的,瑶瑶不也不是非要逼四爷,只是他如今所处的位置同以前大不相同。”
  
      “瑶瑶不忍心把一切都寄托在四爷的灵光一现和运气上头,虽然四爷少不了陆侯爷等人的帮衬,他们做不到四爷有危险时及时出现。”
  
      “还是自己有本事,四爷才能过悠闲富贵的日子。”
  
      顾老夫人点头道:”你说这些话,我也不是不清楚,只是看老四……到底是舍不得。”
  
      “罢了,罢了,我是眼不见为净,让瑶丫头补齐老四因我的纵容而缺少的学问吧。”
  
      随后顾老夫人又吩咐李妈妈每日都要给四爷炖补品,翻箱倒柜找好东西哄四爷。
  
      李氏在旁为顾老夫人做参谋,几句建议就能把老夫人哄得更为开心,只觉得李氏贴心,一心为老四好。
  
      顾老夫人可不会吃儿媳儿子一条心的醋,眼见李氏对老四好,比孝顺她还要开怀。
  
      欧阳氏眼眸转了转,好似学到了什么,可让她似李氏,她又是做不到。
  
      二太太和钱氏都有羡慕嫉妒的心思,偏心眼的老太太,偏偏她们拿顾老夫人没半点办法。
  
      东西是老夫人的,爱给谁就给谁,爱怎么用就怎么用。
  
      顾老夫人是顾家中最有银子的一人。
  
      *****
  
      “瑶瑶……爷叫你小祖宗,这些题目都是给爷准备的?”
  
      顾四爷万万没想到有这么多,顾瑶主动为他翻开一份试卷,“先做这一篇吧。”
  
      “可是考题不是陛下亲自出?做这些题目有何意义?还不如让爷自由发挥。”
  
      顾四爷拒绝提笔,可怜巴巴望着顾瑶,心软,一定要让瑶瑶心软。
  
      “您同我说说怎么自有发挥?没有往日的积累,您发挥什么?对皇上溜须拍马?”
  
      顾瑶把毛笔放到顾四爷手中,“虽然我猜不到考题,但您多刷几道策论,去会试时也有话语可写。”
  
      “您别以为只有您做策论辛苦。”顾瑶指着自己的黑眼圈,“您也不算算您给我找了多少活儿?我不仅要做计划,写咱们陛下的话本,还要帮您看着溪姨娘,最重要还要收集民生消息,猜测陛下有可能的出题方向。”
  
      “父亲啊,我都没时间同陆侯爷相处了。您就当可怜可怜我,把这些我总觉出来的考题做上一遍。”
  
      顾四爷瘪嘴,轻声道:“可是爷做了,没有考怎么办?”
  
      “科举对您不是最重要的,知识才能巩固您的地位,才能让您在陛下面前游刃有余,不被旁人所取代。”
  
      顾瑶摸了摸顾四爷的脑袋,毕竟坐着的顾四爷没有站着顾瑶高,“您总不能只靠装傻充愣,插科打诨在陛下面前过日子,当陛下熟悉您的套路后,陛下可不是大伯父和祖母对您真心疼爱……再发生意外,陛下未必肯开恩。”
  
      “您别忘了,顾珈还在长公主府,顾璐见不到陛下,可未必就见不到旁人,还有二姐,您总不能不管她。”
  
      “最要命是……”顾瑶指了指后院的某方向,“溪姨娘就是个火药桶,说不准何时就引爆了,咱们家也都指望着您呢。”
  
      顾四爷突然觉得自己负担好重,“明明爷就是个纨绔子弟啊,怎么都指望着爷了?”
  
      顾瑶扯起嘴角,在旁边为顾四爷讲解题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