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贴身保镖在日本章节目录 > 第六百七十章 冈野吃货

第六百七十章 冈野吃货

    宇文成那根本就不是钓鱼。
  
      一般情况下的钓鱼冈野馨子见得多了,垂于水边,怡然自乐,将自己溶于自然。在观察中享受猎物自投罗网的过程。
  
      现在的钓竿已经不是以前那种需要随时关注鱼漂沉浮来随时起钓的了,一般鱼儿上了钩就很难再跑掉,所以完全静悄悄的看看书,或者晒晒太阳。
  
      此时刚刚进入傍晚,夕阳正好。水天相接处的云霞正灿烂绚丽的令人沉醉。自己可以陪着男人一起坐在甲板上,静静地欣赏这一切。
  
      只可惜,冈野馨子想象中的所有场景都被宇文成的钓鱼方式颠覆了。
  
      宇文成的钓竿刚刚下水,冈野馨子的呼吸声刚过了一轮,宇文成就已经起竿了。
  
      冈野馨子“???”
  
      就看见一条活蹦乱跳的青花鱼在甲板上啪啪的乱跳。
  
      这,这才几秒钟?
  
      宇文成招呼了一声“快,去拿桶。”他停了停又道“多拿几个。”
  
      冈野馨子这才反应过来,急忙从舱房里提了两个好大的鱼桶上来。她就这么一上一下的功夫,甲板上已经堆了七条各种各样的青花鱼,鱼参科鱼和墨鱼。
  
      冈野馨子“……”
  
      这才一分钟??
  
      这哪儿是在钓鱼?这是在海里随便捡鱼好吗?
  
      不到十分钟,两个大桶就已经装满了。现在宇文成似乎已经不在乎自己钓上来的鱼会不会再从甲板上蹦回到海水里,只是大呼小叫的往上甩,一甩一条大的,一甩一条更大的。
  
      到了后来冈野馨子基本也已经习惯了,兴奋无比地看着男人从海水里往上甩鱼,每钓上一条就欢呼一声“好棒!”
  
      宇文成可能也是蛮久没有钓鱼了,这一下玩得就很兴奋“一百条,今天就钓一百条好不好!”
  
      “好!”
  
      结果钓到第八十九条的时候,宇文成一下甩鱼竿就没甩起来。这倒不是因为他力气小,主要是一直习惯用这个气力甩鱼,没想到这个重量会突然这么大。
  
      长长的钓线被水中一个粗大的身影惶急地拽着跑,半天都不肯出水。
  
      “大鱼!好大的一条鱼!”冈野馨子在甲板上跳啊跳,头发都有些散乱“跑了!要跑了!”
  
      宇文成一下来了脾气。嘿,跟我两个较什么劲啊你?还不得了了你还!上了我的手,你还能跑?
  
      他当时就力聚双臂,双足蹬住甲板,长吸了一口气,将钓竿轻轻一甩。
  
      这一甩用的是鞭击的技巧,能感受到这股强
  
      大力道的,大抵也就是这条鱼本身。它原本还觉得以自己的力气在海里弄这么一根细丝丝,那还不是好玩一样。结果这鞭劲一下顺着鱼丝就甩到了它的身上,它登时就懵了。
  
      浑身上下的力气仿佛一瞬间就被人抽干了,浑身软绵绵的,再也无法发力。
  
      那巨大的鱼身被那根鱼丝狠狠一拽,就破开海面,从海中飞跃起来,‘啪’一下摔在了甲板上。摔了一地海水。
  
      宇文成“????”
  
      冈野馨子“????”
  
      两人几乎是异口同声“海豚?”
  
      没有错,被摔上甲板的,正是一条刚刚成年的海豚,长达一米三的身躯,庞大的横亘在甲板上。有力的后肢还在微微摆动,显然正处于晕眩之中。
  
      宇文成和冈野馨子对视了一眼,宇文成急忙甩了钓竿,去摘海豚嘴上的钓钩。
  
      “海豚是人类的朋友,咱们不能伤害它。”宇文成一直都抱着这样的念头,这时候说这句话显然有点害怕冈野馨子想要吃掉它。
  
      冈野馨子白了他一眼,也开始帮忙“当然。你还怕我吃掉它吗?”
  
      一听到吃掉这个词,那条油光滑亮的海豚突然一激灵,就醒了过来。瞪大眼睛看着两人。
  
      宇文成很着急“别吓唬它。”他轻轻用手抚摸着海豚的头“别紧张别紧张啊,我们不吃你。要是她吃你,我就把她吃掉。”
  
      冈野馨子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也去摸海豚的头“别听他瞎说,我才不吃你,我只吃他。”
  
      她纤软的小手不小心碰到了宇文成灼热的大手,心里突然微微一震,又觉得自己的话实在是太多歧义,小脸忽然就有点红,她急忙咳嗽了一声“不要动,我们帮你取钓钩。”
  
      也不知道这海豚是被宇文成一鞭子抽昏了现在还换不过来,还是真的听懂了两人的话,居然就这么老老实实地呆着任两人摆布。
  
      海钓的钩子都是相当大的,刚才宇文成又很用力,结果把海豚的嘴部弄出一条很大的豁口,看上去颇惨。
  
      冈野馨子就有点心疼“都是你,用这么大力气干嘛。”
  
      宇文成一边小心的取钩子就一边狠狠瞪了那条海豚一眼,“都是你,用这么大力气跑。早点让我看见你是条海豚,不就早就放你走了。”
  
      海豚无辜地摆了摆尾巴,有点委屈。你们人类一时要吃我们,一时要救我们,我们也是懵逼的好吗?我哪儿知道什么时候该跑什么时候该跟你亲热。这是我的问题吗?
  
      宇文成也不知道它摇个
  
      尾巴就表达了这么多意思,取下钓钩,观察了一下它的伤势,本能地化劲就输送了过去。
  
      但奇怪的是,充沛的化劲输入海豚的身体,它的伤口却没有什么明显的变化。
  
      宇文成犹豫了一会,难道这是因为人类的体质和鱼类的体质不同导致的?想想还是有道理的,毕竟这化劲是人类通过对自我认知的加深而创造出来的功法,大抵和鱼类是不太相同。
  
      他只好挥了挥手“医药箱。”
  
      医药箱就放在驾驶舱,拿出来还是很快的。冈野馨子有些紧张“你会缝针?”
  
      宇文成耸了耸肩“有什么是我不会的?”
  
      冈野馨子“……”
  
      宇文成熟练的穿针引线,“忍住啊,有点疼。”
  
      海豚摆了摆尾巴,也不知道什么意思。
  
      然后宇文成一针就撅了进去。
  
      海豚吃痛,忍不住就挣扎了起来。宇文成也不客气,一巴掌拍在海豚脑袋上“老实点!忘了告诉你,你不动就有点疼,动就疼的更厉害!”
  
      海豚和冈野馨子“……”
  
      别人敢不敢动海豚不知道,反正它是不敢动了。就这么老老实实地让宇文成缝合了它的伤口。
  
      “完事!”宇文成缝合完伤口,满意地看了一下自己的作品“好了,平常注意一下饮食,不要吃辛辣……呃,算了,当我没说。你可以走了。”
  
      冈野馨子“……”
  
      现在没有人控制海豚,海豚随时一摆尾巴就可以下船,但是它并没有走。它看了看宇文成,又看了看冈野馨子,然后看了看那两个桶,小心翼翼地朝桶那边移动了一点,突然一口咬住一条正在蹦跶的青花鱼,就吧唧吧唧咽了下去。
  
      宇文成和冈野馨子“……”
  
      宇文成又好气又好笑“咋,还讹上我们了?”
  
      海豚小心翼翼地看着宇文成,摆了摆尾巴。
  
      冈野馨子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很自然的拉住了准备暴走的宇文成“算了,反正我们也吃不了这么多,给它吃点吧。”
  
      海豚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听懂了,冈野馨子话音刚落,它就又吞了一条,尾巴摆啊摆的状似很高兴。
  
      宇文成叹了口气,很自然的握住了冈野馨子的手“我知道它应该叫什么名字了。”
  
      “嗯?”冈野馨子的脸蛋微微红了红,两个人似乎都在避免去说该不该牵手的这个事“什么名字?”
  
      “冈野吃货。”
  
      冈野馨子和冈野吃货“……”
  
      。(htt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