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山海八荒录章节目录 > 第十九章 羽槎鹰王施暴

第十九章 羽槎鹰王施暴


  巨大的羽槎从历阳郡的街道上空飞过。
  猛烈的气流卷起狂涛骇浪,“砰!”一座高高矗立的孝悌牌坊被展开的槎翼切断,轰然倒塌,扬起一片碎屑乱尘,惊得恭送的郡府官吏东躲西藏,大呼小叫。
  两旁林木东倒西歪,楼宇屋舍的瓦片纷纷震碎,暴雨般往下砸落,引来人类惊惶的惨叫声。
  这样的叫声让鹰耀感到愉悦。
  “叫羽槎飞得再低点!”
  他高声喝道,扬了扬手上的一把银链子,大剌剌地躺在霞光宝气的织锦帐里。
  这是整个羽槎最奢华的舱室。水琉璃的舷窗是天工族打磨的,五色云的地毯是织族编绣的,海田玉的壁板来自于鳞族的孝敬,神香珠的垂帘取自于蜫族的供奉……
  织锦帐子四周,跪伏着十来个人族女童,长相甜美,体态娇小,颈上都套着镶嵌宝石的金项圈,被一条条银链子拴住,战战兢兢地看着他,洁白瘦弱的裸背上布满青紫色的淤痕和血印子。
  “你,爬过来!”鹰耀目光一扫,猛地一拽其中一根银链。一个十岁左右的女童翻滚而来,仆倒在他脚下。
  “咳咳……”女童面色发青,两手扯着项圈,呛得喘不过气。
  鹰耀轻轻叹了口气,修长洁净的手指抚上她纤细的颈子,轻柔地摩挲:“我让你爬过来,不是让你滚过来。”
  女童眼中闪过惊恐之色,“咔嚓”一声,她脑袋一歪,颈骨被手指折断,发出清脆的声响。
  这样的响声同样令鹰耀愉悦,他昂然起身,一把将另一个女童拽过来,从后跨骑而入,激烈动作。
  女童腰背抽搐,发出痛楚的呜咽声。鹰耀愈发兴奋,抄起银链子,往小巧白嫩的娇臀狠狠抽去。“啪——啪——啪——”臀瓣抖动,绽开一道道交错的血痕,迅速肿起来。女童无力地抖索着,时而迸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嚎。
  半晌,鹰耀猛地低吼一声,停下动作,混浊的液体从女童臀股间缓缓淌出。女童瘫软在地,气若游丝。
  鹰耀直起身,意兴索然地瞥了女童一眼,“卑贱的短生种,怎配承接我羽族高贵的雨露?”他随手丢开银链,“砰”,女童甩飞出去,脑门重重地撞在舱壁上,迸溅出红白色的脑浆。
  “来人!”鹰耀扫了一眼四周惊惶失措的女童,露出厌恶之色。
  两个目光锐利的佩剑鹰卫走入舱室,半跪行礼。
  “这个贱货弄脏了屋子,收拾一下,其余的扔下去,我玩腻了。”鹰耀赤裸着身躯,肆无忌惮地走上外舱甲板,直视上方熊熊火球般的烈日。
  夏日正午的日光灼热,照在他年轻雄健的胸背上,闪烁着黄金色的光泽,仿佛光耀而不可一世的天空之子。从修长的脖颈到笔直绷紧的小腿,一缕缕肌肉呈流线型的条梭状,充满了勃勃生命力,犹如一柄柄细窄的剑,在皮肤下面一刻不停地流窜。
  这是人剑合一,剑气完美渗透肉身之兆,是无数剑修梦寐以求的剑体。
  女童被扔下羽槎的惨叫声此起彼伏。
  “小鹰王,你这是做什么?”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羽族走过来,扶着护栏,探头望了一眼消失在下方的女童身影,皱了皱眉头。
  他头戴璎珞冠,足踏风云履,身着羽族传统的对襟霓虹织羽袍,手执一根白玉节杖,杖身镶满彩色珍珠,顶端装饰着两根鲜艳的凤、凰翎羽,散发出一缕缕眩目的金红色光焰。
  “嘘——”鹰耀竖起中指,放在棱角分明的薄唇上,示意对方噤声。过了片刻,他侧过首,漫不经心地瞥了一眼这位巡狩团的正使,直呼其名,“鸾安,难道你不觉得,生命死亡前的哀鸣很动听么?”
  鸾安神色微沉:“小鹰王,人族虽然臣服我族,可终究不是我族的附庸。你随意虐杀,迟早会惹上麻烦。”
  “麻烦?杀几个猪狗算什么麻烦?”鹰耀目光睨睥,“普天之下,谁又敢找我的麻烦?鸾安,你是不是越活胆子越小了?出使外族,巡视天下,怎可不彰现我羽族的赫赫天威?”
  鸾安眼中闪过一丝不悦,竭力掩饰下去。他虽是这支羽族巡狩使团的正使,但鹰耀是羽族三天柱之一鹰霄羽的亲侄,也是其唯一的血亲后裔,被美称为“小鹰王”,极可能成为未来的鹰部之主。
  更勿论,鹰耀还是羽族年青辈的剑道天才之一。为炼成完美剑体,他硬生生将修为压制了二十年,始终维持在炼精化气巅峰,只身深入天荒秘境——黄泉殇井,利用至秽至凶之气,完成了剑气与肉身的彻底融合。
  这一次,鹰耀也是为了磨砺剑术,才跟随使团游历八荒。
  “我也是为了小鹰王你的安危着想。”鸾安耐着性子解释,“万一惹出人族的高手伤了你,我可没法向鹰天柱交代。”
  “剑修岂会在乎安危?”鹰耀双目精光四射,“生死之间,冲关突破,才是我此行所求。莫非你以为我和你一样,只是为了大捞一笔?”对羽族剑修而言,在生死危急之中冲破瓶颈,最能激发剑道潜力,增加剑气的灵性。这也是鹰耀修成剑体之后,迟迟未做突破的原因。
  鸾安脸色涨得通红,出使八荒自然是难得的肥差,各族的孝敬足可赚得盆满钵满。这本是心照不宣的规矩,如今被鹰耀撕开了说出来,鸾安面子上架不住,暗骂竖子不知好歹。
  “那你好自为之吧。”鸾安一拂袖,恼羞成怒地回到舱房,刚关上门,便瞧见一个羽衣高冠老者端坐榻上,背对舱门,把玩着自己最珍爱的玲珑八景紫砂壶。
  “哪来不长眼的东西,冒冒失失闯进来——”鸾安气不打一处来,张口斥骂。
  老者转过身来,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赤金色的瞳孔似燃跃着两簇火焰,一股强烈的血脉威压透体而出。
  “凤峻长老……”鸾安呆了呆,骇得两眼发直,腿脚一软跪倒在地。
  “鸾安,许久不见了。”凤峻放下玲珑八景紫砂壶,神态悠然地道,赫然是曾经出现在百灵山的羽衣老者。
  “凤老,瞧我这张臭嘴!我该死,该死!您老千万恕罪,我真不知是您老大驾光临……”鸾安面色煞白,跪着不敢起身。对方不仅出自天潢贵胄的凤部,任职虚空山凤凰宫的元老。最要命的,他还是那一位多年的心腹忠仆。
  在绝大多数羽族心目中,那一位早已是羽族的神——剑神!
  “不知者不罪。”凤峻摆摆手,“起来吧。你好歹是青鸾一脉的纯血,无需如此折节。”
  “多谢凤老宽宏大量。”鸾安再三谢罪,这才惴惴不安地起身,心里惊疑交加,不晓得凤峻突然找上巡狩团,打的是什么主意。
  凤峻似看穿了鸾安的心思,坦言道:“老夫静极思动,想随你走一遭散散心,不知是否碍事?”
  鸾安一愣,旋即满脸堆笑:“不碍事,当然不碍事。能与凤老同行,是我等几世修来的福分。”忍不住暗自嘀咕,莫非凤老最近手头紧,也想顺带捞一笔?
  凤峻微微摇头:“此事不必向巡狩团的其他人透露,你明白么?”
  “这……”鸾安心头莫名一紧,凤峻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眼神不怒自威。
  “凤老放心,我领会得。”鸾安忙不迭地应下。
  “至于巡狩团的一概事务,仍由你这位正使全权做主,我不会过问。”凤峻沉吟片刻,忽而道,“大晋的都城快到了吧?”
  鸾安欣然道:“是,明早就到建康了。”
  凤峻点点头,走到舷窗前,负手望着外面波澜起伏的云海,独自出神。